侠女的悲哀(全+续)作者:蓝眼仙狐

时间:2020-10-18 06:00:02

书名:侠女的悲哀
    作者:蓝眼仙狐
    排版:firstivy

    目录
  第一章 天道无伦乱纲常 淫贼潜入遇娇娘
    第二章 巧设淫计欲逞奸 侠女春情险失身
    第三章 又施毒计骗人妻 小境湖畔葬忠魂
    第四章 大胆淫贼敢用强 密室春宫奸美妇
    第五章 花样百出枪戏凤 绝美高潮无止休
    第六章 梅开四度纵合欢 巧用淫技得圣旨
    第七章 纤纤处子自投网 妙龄少女惨破瓜
    第八章 官升二品亲香泽 难耐春心守灵堂
    第九章 设娇局龙蜒赌身 月光下美女脱衣
    第十章 玉嘴含情吹巨箫 相互口交尽欢颜
    第十一章 颠鸾倒凤尽合欢 丈夫灵前香汗淋
    第十二章 一代忠臣空冤死 尤物淫声祭亡魂
    第十三章 素云调情诱淫贼 一箭双雕戏双凤
    第十四章 淫遍天下靓佳人 唐府深宫藏二娇


  第一章 天道无伦乱纲常 淫贼潜入遇娇娘
  大明正德年间、宦官专政,东厂太监刘谨把持朝政、忠良遭害、民不聊生,正德七年六月朔,东厂竟私造圣旨骗在边关练军的兵部尚书杨宇霆回京,后秘密杀害。
  话说侠女白素云盗得这假圣旨交与夫君左都御史唐南显,唐南显如获至宝,深知这圣旨的份量,忙命其妻将圣旨藏到隐秘之所,等时机成熟便可以之搬倒刘谨。这唐南显虽是文人却一身傲骨,这些年联合数位谏臣力抗东厂,却苦无证据。得到这份假圣旨后惊喜万分,他一面叫娘子赶快把假圣旨藏到一个妥善之处,一面当夜挑灯拟奏章、秉笔直书两厂一卫种种恶行、盼明日早朝能一举扳倒阉党。
  这白素云可是不是一般女子,乃是艳名惊绝江湖的峨眉派女侠,她早在六年前的泰山武林大会上即艳惊武林,被武林中人交口称赞为天下第一美人。那年才十七岁的她奉父命与唐南显成婚、六年来夫妻恩爱,但由于唐南显在床第之事方面颇显鲁笨,白素云至今并未生子,留为憾事。此外唐南显有一妹子名唐菲儿,年满十八岁,正是怀春女儿身,俏丽模样虽略逊白素云,却也堪称人中极品,是无数官宦子弟所追求的对象。
  白素云虽已结婚六年,但年芳二十三岁,加之内功精湛,保养有术,其容貌比少女时更显秀丽娇艳;她娥脸杏眉,身材修长娇美, 纤腰盈盈细滑,肌肤雪嫩如玉,双眸多情欲滴,加上那傲然高耸的一对怒挺雪乳,其火辣之极的身材,不知迷倒多少江湖豪杰。婚后的她,既充满少女的娇嫩柔美,又极具少妇的妩媚风情。姿容体态益发成熟丰美,艳名反倒较出道时更为响亮。这些年跟随左都御史唐南显琴棋书画,多沾文风,浑身透着高贵的气质,同时拥有成熟与娇艳,彷佛一朵怒放的雪莲花,正是女性最有魅力最迷人的时刻!
  白素云艳名远播,不仅很多黑道淫贼觊觎其美色者甚众,就连一些白道人士也捶涎于她;但一则白素云武功高强,二来她长期居于官宦人家,足不出户,因此虽有不少淫道高手欲尝其味,但却尽皆失风,不但未能得逞,反有不少淫贼死于其手。也正因如此,黑道淫贼反视白素云为天下第一销魂尤物。许多人甚至认为的白素云嫁给唐来显这个白面书生,实为暴殄天物。
  当晚白素云便将圣旨藏到后山密室之中,那密室极为隐密,除了她和唐菲儿外,就连唐来显也不知晓。她穿着夜行衣回到家中已是第二天中午,见夫君还在写奏折,便不及更衣为其磨墨。她见唐南显拿到证据如此兴奋,文不加点,洋洋洒洒,心中唉叹一声。这书呆子丈夫的武功全是她教的,他武功低微又很少修习,只知道凭一股正气与东厂斗争,殊不知这些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东厂爪牙背后暗算,如不是自己苦心保护,恐怕早就命丧黄泉了。今天这份假圣旨对东厂颇为要紧,改日一旦公布天下,谁知道要惹来什幺样的腥风血雨?真不知是福是祸。
  白素云正在凝神猜想,忽听得宅外有人轻轻敲门,声音三长一段,正是峨眉本派联系的暗号,院子里老仆人已去开门,白素云开窗望去。
  只见门口站着一位三十七八岁的中年人,身披黑衫,腰悬长剑,相貌平平,但体格甚为高大强悍。这老仆人也有些武功,见来人身带利刃,将身形一摆挡在门口,上下打量一番来人,张口道:官人是哪里人?何事深夜来此?
  这中年人道:“再下薛岳,峨眉晓枫道长门下,来此有紧急事物求见师姑白女侠。”说完解下配剑递了上去,师尊所赐峨眉名剑在此,可为凭证。
  白素云在屋中听得仔细,晓枫道长正是自己的师兄,门下也的确有个挂名徒弟叫薛岳,只是未曾谋面,听说此人是30多岁才加入晓枫道长门下,因此实际年龄比自己大很多,但论辈份却低了自己一辈。当下快步走过去将宝剑接过来一瞧,正是峨眉镇山之宝流彩虹,心中毫不怀疑。笑容满面地说道:“我就是白素云,薛师侄进屋说话。”那中年人只觉那声音极为娇媚动听,悦耳之极,他忙插手施礼道:“见过师姑。”偷眼观看白素云,只见她身材高挑修长,标准的瓜子脸,双眼皮,杏眼桃腮,一笑两个酒窝,姿容秀丽之极,一副完全的美人胚子。其风姿万千,面如秀月,雍容华丽,爽朗热情,娇美神色,现于眉目。
  更难得的是,她暗藏媚人之态却不现于形,既有少女的体态春情,又有少妇的风情万种!身材更是一级棒,皮肤雪白娇嫩,光滑柔细,尽管双腿甚是修长,杨柳小腰又细又软,但却生了一个弹性十足的浑圆雪白翘臀和一对迷人的大奶子。雪白的乳房不仅极为丰满坚挺,乳沟微现,而且弹性十足,自然高耸上翘,属浑圆上翘的丰满仙桃型大奶,大归大,却丝毫不显累赘,与其修长纤细的娇躯浑然天成。此时她穿一身黑色的紧身夜行衣,一根黑色丝巾带紧束腰间,此时正值盛夏,她的衣衫甚是单薄贴身,加上上衣领口敞开,酥胸微露,把她那娥脸杏眉,细腰丰胸,诱人的雪白乳沟,窈窕健美的体态勾勒得鲜明动人,在黑色的衬托下,那雪颈香乳愈发显得白晰生动。
  那男子心念大动,双眼不离白素云的乳房。六年前这白素云艳色名动江湖、乃武林第一美人,如今一见,果然如此,乳房竟是如此挺耸。而且看起来仍然如同年芳十八的妙龄少女一般,但比起年轻的少女,更有着成熟妇人风情万种的独特风韵,此时薛岳心中不竟淫心大动,下身缓缓隆起。
  原来这“薛岳”乃武林第一采花淫魔杨易的化名,当年曾是武林中叱诧风云的一代淫魔,无数美貌少女和良家少妇被这斯奸淫,成为武林人所共愤的人物。六年前,杨易便一心得到武林第一美少女白素云的处女身,怎奈在白素云下嫁唐南显的当天欲做案时,被南少林第一高僧宏远禽获,他连白素云的面都没见到,便被罚在湘南深山面壁十年。白素云就此逃过一劫。然而三年过后,杨易碰巧得到武林第一奇毒“去魂散”,他毒死高僧宏远,又抢得宏远的武功绝学“化阳神功”的秘集,在深山中若习三年之后,练就一身天下无敌的神功。然而武功已天下第一的杨易本性难改,一出湘南深山便做案十余起,强奸民女和武林女侠数十人,以此来发泄六年来没偿过一女的苦闷。
  那日他在酒店欣酒,忽听人说当年的武林第一美女白素云如今更是美艳绝伦,只可惜错嫁给了一个无用的白面书生唐来显,当下便打起她的主意,心想当年自己便是因此女被擒,如不占之为已有,怎能解心头之恨,如今就算六大门派掌门联手,也不是自己的对手,什幺样的女人不能为自己享用呢。那日路上遇见娥眉派晓枫道长携其徒薛岳上京拜会唐南显,便以霹雳手段杀害此二人并化名薛岳而来。路上又想,如今天下不太平,只有当官的才能既得钱权,又得女人,不如凭自己一身武艺投靠朝廷,换得高官厚禄,何愁美女佳人,总比在江湖上采花强得多,于是他便以薛岳之名投靠了锦衣卫。
  此时白素云见杨易不说话只是站在那里呆呆的看自己的胸部,不觉脸上一红,正要发怒、忽然想起自己还拿着人家的剑,便以为杨易是想要回宝剑,但又不便张口,随即释然,将剑递还给杨易,娇笑道:“还你还你,师姑还能赖着你的东西不成。”这句话将杨易从淫念中招回,连忙伸手接过宝剑,装作歉然道“师姑玩笑了。”,随后坐下心中却还念着白素云刚刚由嗔反喜、笑芙如花的媚态,那一对丰乳颤颤微微,诱人之极。
  白素云问道:“师侄你刚刚说有要紧事情通报我,是什幺事?”杨易回答:“是这样,我在京城外一处听到东厂二挡头和锦衣卫密谈、言道师姑盗得东厂伪造的假圣旨,今夜打算入府硬抢、所以飞报师姑,赶紧躲藏。”白素云听后大骇,“消息可靠吗?你不会听错吧?”“不会,我听得很真切,事关人命,请师姑一家尽快离开。”白素云忙入后房通报,唐南显听后怒吼一声“这帮乱臣贼子!竟敢如此嚣张。我哪里也不去!到要看看这帮阉党能将我这二品言官如何。”白素云连忙苦劝,但唐南显不为所动。
  白素云长叹一声,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真后悔当年嫁了这样一个呆子。她知道夫君脾气,只好耐着性子劝道:“相公,就算你要做忠臣,也要为咱们的未来想想,再说,我们本来打算今晚……今晚要个孩子的。” 唐南显听妻子口中有幽怨之意,知道这半年来忙于国事一直未与妻子同床,本来俩人算好了日子,今晚正是白素云的危险期,便于妻子行那周公之礼。他嘿了一声正要说话,就听门外一阵奸笑…。
  “现在才想起跑,怕是来不及了吧。”“不好!是番子,”白素云抄起桌边自己的长剑,杨易见她从后房闪出,随即跟了出去。
  只见门口火把一片,三十几个东厂番子,将小院团团围住,当前一人正是东厂二挡头太监吴睿。那老仆人已经抄起一根梢棒退到白素云身边。
  白素云看了看四周知道今天有一场恶战,自己脱身不难,但丈夫武功平平,小姑更是武功低微。随即低声对老仆人道“一会我和师侄缠住他们,你到后院带菲儿小姐和老爷从地道出去,你叫他们先去安床暂避,明日中午到山上那密室藏身,菲儿知道密室位置,我们会去找你们。”老仆人点头,向杨易行了个礼,“拜托薛大侠了。”杨易已抽剑在手,朝老仆一点头。一声断喝,冲向吴睿摆剑刺去,两人剑来刀往杀在一处,其余番子围住白素云。,白素云已将手中宝剑舞成一片雪花。
  老仆趁乱撂到几名番子,虽身中一箭,仍冲到后院拉起唐菲儿和唐南显进了密道。
  白素云见丈夫已经脱险,挥手将几个追过去的番子砍倒,但此时通往密道的院子已被番子占领,杨易便拉着白素云往墙角退,白素云双眼通红,剑法略有散乱,东厂二挡头吴睿见此机会抬手一掌,白素云虽心乱但定力不失,正要侧身避过,用绝招回击吴睿,谁知道杨易不知为什幺突然闪到她身边,两人撞在一起,这一掌便打在杨易的后背上,吴睿混厚的内力传到白素云身上,她只觉得右臂一麻,当啷一声宝剑落地,杨易见状在怀中掏出一把金钱镖向四周一抛,众番子纷纷躲避,趁此机会一托白素云的细腰,窜过院墙飞身逃走。
  一名番子举起弓箭要射,吴睿抬手拦住,嘿嘿一笑“别射,那是锦衣卫的人。”番子不解看着吴睿,吴睿笑道“那薛岳是虽峨眉门徒,昨日却投身锦衣卫做了千户,这次与咱家商量好了去骗取信任,好拿回那要紧的玩意,唐南显跑了,白素云只能靠他,圣旨还不手道擒来?”“大人高明。只是锦衣卫与我们速来不合,这次为何如此卖力?”吴睿又嘿一阵干笑“这白素云是艳名远播,人道武林第一美人,这薛岳贪花好色,见她如此年轻美貌,便欲奸其师姑。咱们要圣旨,他定是要美人吧。”“哈哈哈”,众番子一阵奸笑。
  杨易楼着白素云的细腰逃出围剿,随即问白素云,“这附近可有藏身的地方?”其实他听到白素云嘱咐老仆去什幺密室,料定圣旨一定在那里藏着。这一问正是为了骗白素云带他过去。
  白素云浑身软绵绵地倒在杨易强壮的怀中,她虽然中了掌力一身酸软,意志却很清晰,刚才见这个年纪比自己大不少的“师侄”居然帮自己挡那一掌,虽然帮了倒忙,但也心生感激,便任其搂着。她哪里知道淫魔杨易的狼子野心,此时听他问话,随即说道,后山上有一密室藏身,你跟我走。杨易心中大喜,不禁搂紧白素云那柔软之极的细腰,心想一入密室,还愁不得美女?
  此时前方传来一声马嘶,正是白素云的爱马“黑玫瑰”,白素云大喜,忙叫“师侄”上马。杨易则坚持要白素云乘马,自己步行跟随。白素云心中又生感激。
  俩人偷偷出城,已过午时,大白天走官道很是不便,便向城外一处高山奔去,行不多远,忽见杨易满脸“汗水如珠”,手捂前胸“咳嗽”不止。杨易怒道:“这锦衣卫高手的内力果然了得白素云以为他伤得不轻,欲将马匹让其骑乘;但杨易客气,硬是不肯。两人让了一会,白素云无奈,只得放缓速度,要他在马后随行。谁知杨易嘴硬腿软,没走两步便一跤跌倒,再也爬不起来。白素云见状,又好气又好笑,此时她感觉掌伤已愈,便要他上马一同骑乘。但杨易又说男女授受不亲,你是我的师姑云云,死也不肯上马;白素云懒得跟他罗唆,将他一拎上马,便加速疾行。
  由于怕他身虚体弱,跌下马来,因此白素云将其置于身前,自己则双手执着绳,将其圈在手臂当中。马行颠簸,杨易在白素云手臂间摇摇晃晃,闻到身后美女传来的阵阵幽香,感觉飘然欲仙。他人高马大,体格魁梧,后背便不时触及白素云丰挺柔软且极有弹性的一对高耸前胸,不禁暗赞,真是一对极品美乳,弹性十足却有不失柔软,尤其是那一对半硬的乳头,时而触及杨易后背,真是好不舒服。 白素云虽觉万分尴尬,但见其“双目紧闭”,似已“晕厥”,考虑到其为己所伤便也顺其自然。但心中也不禁暗笑:“此人年纪比自己大了10多岁,又是武林中人,看他体壮如牛,不想和我那相公一样是个书呆子,迂腐的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