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艳寻秦记

时间:2020-10-12 02:56:41

 
  第01章 遇难
  狂风怒吼,浊浪滔天,一座座山峰被洪水吞没,苍茫的大地已经变成一片汪洋。小孤山作为万圣神州上的最后一块圣土依然傲立不倒,亿万生灵躲在山上的树林中祈求苍天庇佑,仿佛只有天神降临才能够阻止这场万年难遇的旷世浩劫。
  水高一尺,山高一丈。虽然小孤山周围已经是一片汪洋,但是这座山依旧傲然挺拔,丝毫没有被洪水吞没的迹象。
  仰望苍天,乌云密布,雷电交加,仿佛有妖魔鬼怪在夜空中肆虐,让人感到不寒而栗,毛骨悚然,好像随时都可能被吞噬掉似的。
  一万年前,小孤山上经历了第三次神魔大战,最终以双方两败俱伤而告终,从此这里就成了亿万生灵的庇佑圣地,每年前来祭祀的信男善女络绎不绝。无论是厄运连连,还是疾病缠身,只要是在山顶的登仙台祭祀之后,都会逢凶化吉,玉宇呈祥。
  无魔无神,当魔渐渐淡出人们视野的时候,神在人们的心中也就渐渐被抹去。罪恶开始在悄然蔓延,忤逆神明的事情屡有发生。三十三神州之中,最有灵气的万圣神州,不再成为修行者的福地,因为当罪恶蔓延的时候,天地之间的灵气也就逐渐稀薄起来。
  无神则魔生,当天地之间灵气日益稀薄的时候,妖魔鬼怪悄然降临到万圣神州,这里才是成为罪恶的巢穴,也就逐渐酿下了祸根。
  万年不遇的十四主星暗淡,以至于万圣神州上灵气被黑雾所吞噬,苍茫大地上的妖魔鬼怪开始发难,要吞噬神州上的亿万生灵,要把这座充满灵气的神州变成万妖之国。
  妖王驱动洪水,志在将整个万圣神州变成一片汪洋。接连九九八十一天的暴雨过后,神州上的三千六百零一条河流交汇到一起,吞噬苍茫大地,把神州上的亿万生灵驱赶到了小孤山上。这里成为了人类最后的聚集地,如果小孤山被吞没的话,神州将会变成万妖之国。
  小孤山上,惊恐不安的人们不断地往山顶涌去,仿佛只有到了山顶的登仙台才能够确保安然无恙,才能够躲过浩劫。在生命攸关的危机时刻,礼义廉耻全部被吞噬,剩下的只有求生的。父亲不管儿子死活,丈夫不顾妻子安慰,儿子照看不了父亲,男人无暇顾及女人,每一个人都在拼命地往山顶上跑。谩骂,打斗,厮杀络绎不绝,整个小孤山几乎要变成了人间地狱,好像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会下地狱。
  不断地有人坠下悬崖,不断地有人死于非命。这里面有的是不小心掉下去的,有的是被挤下去得,甚至有人是被推下去的。最起码风千里就是这样掉下去的,这个倒霉的少年看到师兄段明冷笑的眼神时已经来不及了,整个人从万丈高的小孤山坠下,耳边的呼啸声就像是追魂曲一样让人惊恐。
  轰地一声,风千里重重地掉进冰凉的水中,刺骨的冷水提醒这个家伙,眼前发生的一切都说真实的,绝对不是在做梦。泡在水中的他仰望小孤山,不由得破口大骂道:“段明,你这个短命鬼一定会有报应的,即便是我死在水中,小师妹也不会喜欢你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
  谩骂显然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最起码在这一刻是没有意义的,因为风千里很快就发现自己被妖魔鬼怪包围了,在这个时候只有全力迎战才能够保住性命。如果葬身汪洋之中,那里还有机会找段明那个人面兽行的家伙报仇,那里还能够迎娶绝色倾城的小师妹。
  冰冷的冷水深深地刺激着风千里的神经,这个家伙感到整个人都快失去直觉了,拿着桃木剑的手早就麻木了,挥动起来,动作是那幺的生硬,已经没有了昔日优美的动作,只有胡乱地挥打,妄图赶走那些妖魔鬼怪。
  “你,你们不要过来,要不然我就杀了你们这些妖怪。”说话的时候,风千里的牙床不断地大家,声音的颤抖可以看出来这个家伙此时此刻是多幺的紧张。平日里无往不利的桃木剑好像受到了诅咒似的,压根就发挥不出来半点威力,不仅不能够对那些妖魔鬼怪产生震慑力,相反倒成了阻碍风千里发挥的一块烂木头,对于妖魔鬼怪一点杀伤力都没有,只能是胡乱比划,来自我保护。
  在看到桃木剑失去威力的时候,风千里就明白了,这污浊的水受过妖王的诅咒,不仅桃木剑发挥不了威力,甚至还不如废铜烂铁。眼前形势岌岌可危,在这种情况下风千里也顾不了那幺多了,只能硬着头皮朝妖魔鬼怪杀了过去。
  桃木剑刚刚砍到一个妖怪头上的时候就折成了三段,就在剑断的那一瞬间,风千里就打出了一根九曲索魂针,当针扎进妖怪的左眼之后,他就直接祭出玄冥刀,只见这柄带着血光的玄冥刀旋转着朝妖怪的脖子砍去。
  当玄冥刀斩断那个妖怪的脖子之后就飞旋了回来,刀刃上沾满了黑色的液体,这显然就是传说中的妖血。以前风千里只是听师父青阳子讲过,妖血加上回阳草可以起死回生,只不过人的沾上妖血之后顿时就会腐烂,就是大罗神仙都无法医治。在看到玄冥刀上沾满黑色的妖血时,风千里不由得暗自窃喜,急忙掏出紫金葫芦,把妖血倒进去。
  在杀死了第一个妖怪之后,风千里没有了先前的紧张,明白了妖魔鬼怪其实没有传说中的那幺可怕,在自己面前完全是不堪一击,只要是自己全力迎战,应该可以杀出重围,重新登上小孤山,去找段明那个人面兽心的家伙报仇,去找自己的小师妹风流快活。
  “来吧,你们这些该死的妖怪,今天小爷要杀光你们,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让你们见识一下什幺是玄冥刀。”感觉到妖魔鬼怪并不可怕的时候,风千里就显得底气十足,挥动着玄冥刀就冲了过去,希望可以一鼓作气杀出一条出路。
  风千里手中的玄冥刀上下翻飞,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已经成功斩杀了三十几个妖怪,收集的妖血已经把紫金葫芦装满了,可以说大功告成,收获颇丰。第一次出师就能够有这幺大的斩获,这让风千里感到特别激动,整个人处于亢奋状态,出刀速度越来越快,一刀快过一刀,一刀狠过一刀,每一刀都会斩杀一个妖怪,可以说是刀不走空。
  就在风千里杀性大起的时候,不远处来了一条双头怪蛇,左边的那个蛇头火红色,不断地喷射火焰球,这些看起来比葡萄还要小的火焰球似乎不会熄灭,飞行速度极快,让人猝不及防。右边的那个蛇头是乌黑色,不断地喷出黑雾,很快黑雾就成了很大一片把风千里包围在中间。
  被困在黑雾中间的风千里顿时就意识到大难临头,很显然这黑雾是毒气,一旦吸进去后果不堪设想。况且在黑雾之中伸手不见五指,想要在这里面躲避会追踪的火焰球简直比登天还难。什幺都看不见的情况下,风千里索性闭上了双眼,不断地挥动手中的玄冥刀,希望可以化解火焰球的进攻。
  火焰球的速度越来越快,这就让风千里应接不暇,再加上自己什幺都看不见,在这种情况下就显得有点紧张,生怕自己会什幺闪失。面对火焰球的进攻,风千里的形势可以说岌岌可危,如果没有办法冲出黑雾的话,那绝对是凶多吉少。
  身处危机之中的风千里现在特别后悔,当初自己为什幺只知道卖力地学习武功,没有认真地学法术,要不然,在这个时候也不至于面对妖魔鬼怪的时候那幺吃力,说不定早结束占战斗。可是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也只能全力以赴迎战,希望凭借的好运气,可以逢凶化吉,度过这次危难。
  一直都崇尚武学的风千里对于法术可以说不屑一顾,要不是为了多多亲近小师妹的话,压根就不会学法术。可是,在桃木剑失去威力的时候,风千里才明白法术和武术是相辅相成的,并不是说那一个更好,而是应该同时学习,做一个无所不能的武神,如果真的早就领悟这一点的话,也就不会落到今天这种被动的境地。
  尽管风千里手中的玄冥刀舞动的密不透风,火焰球也无法近身,但是危机依旧悄然来临,身处黑雾之中的他阴差阳错竟然冲到了双头怪蛇的身边,手中的玄冥刀斩断左边红色蛇头的时候,右臂被那个黑色的蛇头狠狠地咬了一口。
  “啊!”右臂上的剧痛让风千里险些昏迷过去,不由得大叫了一声,也正是在这个时候,黑雾被吸进体内。这股冰冷的黑雾迅速窜进奇经八脉之中,那种冰冷的感觉让他感觉到经脉都快被冻裂了,整个人就像是掉进了冰窖之中似的没有半点知觉。
  在右臂被咬伤的那一瞬间,玄冥刀就再次砍了过去,把那个黑色的蛇头斩落下来,失去蛇头的双头怪蛇迅速沉没在汪洋之中。身负重伤的风千里已经没有了半点知觉,整个人开始慢慢下沉,很快淹没了冷水之中,逐渐失去知觉。


  第02章 玄冥妙女
  死,或许,死并不是最可怕的。在昏迷之前,风千里没有半点恐惧,满脑子都是和小师妹一起在后山嬉戏的情形,可惜这一切已经逐渐远去,剩下的只有美好的回忆。
  死,或许,真的没有死,昏迷之中的风千里觉得自己没有死,好像在随波逐流,好像身体慢慢地恢复直觉,变得不再那幺冰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风千里突然闻到有淡淡的香气,于是就慢慢地睁开双眼,在发现有一个蒙面黑衣女子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这个家伙挣扎着坐了起来,有气无力地说道:“姑娘,这是什幺地方,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看来,在这个时候,风千里的第一感觉是自己已经死去,毕竟被双头怪蛇咬伤,整个人沉没在冰冷的水中,在这种情况下死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不死才是奇迹,要不然这个家伙也不会怀疑自己已经死去。
  “死,你当然死了,要不然怎幺会来到地府呢?”蒙面黑衣女子的声音异常冰冷,就像是那双冷酷的眼睛一样,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不寒而栗的感觉。她慢慢地走到风千里面前,伸出煞白的玉手轻轻地抚摸着这个家伙那相对还算俊朗的脸庞,轻声地说道:“这里是玄冥宫,我是这里的玄冥妙女,是刻意来迎接你去见我们家大王的。”
  晕倒,真的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风千里这个从小就踌躇满志的家伙郁闷坏了,远大的志向还没有实现,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死去。再也没有机会当七圣剑派的盟主,再也没有机会和小师妹慕容燕云在一起,再也没有机会去教训段明那个人面兽心的混蛋,再也没有机会实现天下第一的梦想。
  在这个时候,风千里显得很不甘心,说什幺都不愿意这样稀里糊涂地死去,他一把就抓住了那个玄冥妙女的玉手,尽管那柔若无骨的玉手比冰块还要凉,但是这个家伙依旧没有放松的迹象,用无比紧张的语气说道:“好姐姐,你放过我吧,放我会阳间吧,等回去之后,我一定多多给你烧香,祈祷。”
  “地府想来都说有去无回,况且你是我们大王邀请的客人,我一个小女子又怎幺能够轻易把你放回去呢?如果一炷香的时间内,你不能跟着我进入冥府一殿拜见泰素妙广真君秉广大王的话,那幺你将会被打入风雷地狱,承受万劫之苦,永世不得翻身。”玄冥妙女不愿意再解释什幺,一转身就飘然而去,压根就没有理会风千里,当然也没有怪罪这个家伙轻薄无礼。
  一炷香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风千里不知道自己所在的地方距离冥府一殿究竟有多远,为了避免被打入风雷地狱,于是就急忙跟着玄冥妙女往前走去,生怕掉队。
  玄冥妙女身着黑色长纱衣,着玉足,走路的时候脚不着地,整个人就像是悬浮在空中似的,给人一种飞行的感觉,速度极快,简直可以用风驰电掣来形容。
  风千里可以说人如其名,出自风族的他十岁的时候就已经可以日行千里了,可是尽管如此,依旧跟不上前面的玄冥妙女,没有多久就累得浑身上下直冒汗,气息越来越重,好像心脏都有可能吐出来。实在赶不上的他就气喘吁吁地说道:“好姐姐,你能不能别走那幺快,再快的话我就跟不上了。”
  “跟不上,你可以回去呀!”玄冥妙女懒得理会风千里,依旧风驰电掣般地前行,丝毫不担心风千里会跟不上自己。
  刚开始的时候,风千里虽然感到有点吃力,但是并没有掉队,可是在路过一个小山的时候就遇到了麻烦。这个山大概有一百多米高,山上无路,攀登上去也并非难事,现在的问题是山上到处都是带血的尖刀,这就让风千里想到了传说中地狱内的刀山。平日里老是对朋友说自己是多幺义气,为了朋友上刀山,下油锅在所不辞,可是今天真的来到了刀山反而没有勇气前行。
  刀山周围弥漫着血腥味,那一个个闪烁着寒光的尖刀上面沾满了斑斑血迹,不用说从山上经过的人都是伤痕累累,看样子绝非一般人可以经过。
  玄冥妙女好像没有看见刀山似的,依旧往前走,的玉足一直都没有着地,在这个时候也就不会碰触到尖刀,当然也就不会受伤,很快就来到了山巅。她在这个时候慢慢地转过身,看到风千里站在原地不动,于是就轻声地说道:“时间不等人,你要是怕疼的话,就在这里等着吧,反正一炷香之内不能够进入冥府一殿拜见泰素妙广真君秉广大王的话,你将会被打入风雷地狱,承受万劫之苦,永世不得翻身。到时候,千万不要埋怨我没有提醒你。”
  死三八,小心老子干了你。风千里的在心里问候了无数遍玄冥妙女的身体,好像这样才能够抵消自己内心的仇恨。这个家伙在这个时候,恨不得推倒玄冥妙女来发现怒火,可是很显然这是不切实际的,先不说能不能把对方推倒,最起码人家悬浮在刀山上,想要赶上去首先就是要登山。
  看到那血迹斑斑的尖刀,就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不寒而栗的感觉,在这种情况下,风千里说什幺都没有勇气登上刀山。虽然已经死去,但是这个家伙依旧不愿意承受皮肉之苦。
  玄冥妙女似乎能够看穿风千里的心思,她对这些好像并不是很在意,只是冷冷地说道:“人世间的在地府是不存在的,你永远都不会有推倒我的机会。你要是不能够斩断七情六欲的话,那幺将会被送到冥府五殿,然后打进镬汤地狱,整个人将会被煎得皮开肉绽,面目全非,即便是做鬼,也会成为最睁目,最恶心的哪一种。”
  “臭BIAO子,老子这就登上刀山,然后上去就推倒你,就算是堕入十八层地狱也在所不辞。”这一次,风千里真的被激怒了,好像忘记了前面是刀山,自己不是什幺大罗神仙,只不过是凡胎,难熬皮肉之苦。这个家伙大步流星地走向刀山,眼睛一直盯在玄冥妙女的玉足之上,好像在想推倒这个地府女子是什幺样的滋味。
  “啊!”当脚被尖刀扎穿的那一瞬间,风千里的意识一下子清醒了起来,那钻心的疼痛险些让这个家伙昏厥,顿时就疼得额头直冒汗,别说前行了,就是站在原地都难以承受。看着尖刀的刀尖冲脚面扎出来,看着鲜血往外流,在这个时候他都快恨死玄冥妙女了,只不过再也没有和对方斗嘴的心情了,只是用恶毒的目光看着对方那的玉足,当然心里用最龌龊的方法去问候这个恶毒女人的身体。
  玄冥妙女当然知道风千里那些龌龊的想法了,她对这些并不在意,好像什幺都不知道似的,伸出那柔若无骨的玉手,用纤纤玉指不断地向风千里勾去,好像要这个家伙似的。
  这个时候,别说是一个蒙着面的玄冥妙女了,就算是那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下凡,饱经疼痛折磨的风千里也不会产生色心,他吃力地抬起腿继续前行,尽管每走一步都要承受撕心裂肺般疼痛,但是这个家伙知道停下来会更加痛苦,于是就紧咬牙关前行,争取早点躲过这个该死的刀山,去见那个劳什子BT的泰素妙广真君秉广大王,看那个老混蛋找自己究竟有何贵干。
  每一秒都是煎熬,每一秒都说撕心裂肺般疼痛,每一秒都有鲜血涌出,每一秒都是血肉模糊。血不断地往外流,肉不断地被撕裂,疼痛的感觉在逐渐加重,这难以承受的痛苦对于风千里来说是一种煎熬,是一种考验。
  尽管疼痛难忍,但是风千里始终紧咬牙关一言不发,牙都被咬碎了,也没有叫喊出来,似乎不愿意让玄冥妙女看自己的笑话。由于失血过多,身体开始逐渐麻木起来,在这种情况下风千里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了,也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只知道继续往前走,继续攀登这座充满血腥的刀山。
  悬浮在刀山之巅的玄冥妙女看到鲜血不断地从风千里的身上涌出,亲眼看到一个高大帅气的少年逐渐血肉模糊起来,在这个时候不得不佩服风千里的意志力,对这个家伙的看法有了很大的转变。
  很快,攀登在刀山上的风千里就变成了血人,或许,已经麻木的他并没有感觉到自己已经血肉模糊,白森森的骨头开始裸露,并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血肉逐渐散落在刀山上。没有了疼痛感觉的情况下,已经忘记了身体还属于自己,只是知道一味地攀登。
  在流尽最后一滴血的时候,已经露出白森森骨头的风千里重重地倒在刀山上,没有疼痛,没有知觉,没有血,没有肉,没有生命,只有无穷的遗憾,只有不屈服的灵魂在苦苦挣扎。


  第03章 刀山上的涅槃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在身上的肉一块一块地掉下来,一直到浑身上下只有白森森骨骼的时候,还能够继续在刀山上攀登的话,那幺这个人一定就是风千里。这个家伙向来都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对于他来说目标高于一切,即便是来到了地府,这一点也没有改变过。
  悬浮在刀山之巅的玄冥妙女刚开始的时候对于风千里的印象相当不好,以为这是一个轻薄好色的登徒子,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的意志是那幺的刚强,自己在地府上千年都没有见过这样的人。毕竟在跨越刀山之前,人并没有真正意义上死去,还是有肉身,有感觉,知道疼痛的,能够坚持到一半的可以说就是奇迹了,能够在失去肉身的情况下继续前行,那真的只剩下风千里一个人了。
  鲜血往外流的过程,就是玄冥妙女对风千里印象转变的过程,在这个时候,她隐隐约约地明白了泰素妙广真君秉广大王为什幺要见这个年轻人,看来这中间还是有缘由的。
  失去肉身的情况下,的确是没有了感觉,也没有了疼痛,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前行的道路会一帆风顺,相反依旧是充满艰辛。刀山四周漆黑一片,所能够见到的光芒只有刀山上把刺眼的尖刀,等于说风千里要摸黑前行,每一步都要百般小心。
  刀山周围吹来的玄冥之风就像是一把把的风刀一样,随时都可能把风千里撕成碎片。只有这些锋利无比的风刀在提醒风千里,自己依旧活着,并没有死去,即便是失去了肉身,也依旧活着,依旧有生命,也明白了,即便是来到了地府,也依旧不是冤魂厉鬼,依旧是人,是一个有生命的人。在感觉到自己依旧是人的时候,他的斗志显得更加往上,目光不断地去看玄冥妙女那堪称完美的玉足,似乎要握在手中似的。
  征服,对于风千里来说,现在首先是要征服这个该死的刀山,无论自己是只剩下白森森的白骨,还是什幺都没有剩下,都要义无反顾地往前冲。重重倒在刀山上的时候,风千里慢慢地抬起头,看着依旧漂浮在刀山之巅的玄冥妙女,看着那堪称完美的玉足,看着在黑色纱裙下若隐若现的,看着这个妙女那依旧冷酷的眼神,在这一刻只有不屈服的灵魂在苦苦挣扎,让这个仅剩下一堆白骨的家伙挣扎着站起来,继续前进。
  没有肉身的时候,风刀的杀伤力更大,似乎随时都可能割裂骨骼似的,在这种情况下风千里前进的时候更加吃力,一方面要饱受刀山上尖刀对自己的考验,另一方面还要防止身体被风刀分割掉,这就让他举步维艰,每前进一步都要消耗极大的能量,似乎整个人都被抽成真空了。
  尽管风千里百般小心,但是骨骼依旧被风刀割裂了,一块,一块地掉落在刀山上,很快就没有了人形,双腿,双手,躯干和头颅已经四分五裂了。仅剩下头颅的风千里在这个时候再也没有力气前行了,剩下的只有无限的遗憾,用近乎绝望的眼神看着玄冥妙女,张张嘴没有说话,连临终遗言都没有说出来。
  渐渐地,风千里感觉到自己仿佛又活过来了,依旧象以前一样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好像从来都没有受过煎熬,整个人轻飘飘的,慢慢飞了起来,悬浮在空中,看上去和玄冥妙女有三分的相似,好像都可以自由飞翔似的。
  鬼,除去神仙之外,似乎只有鬼才可以飞来荡去,因为它们没有了躯体,悬浮在空中的只有鬼魂。在确定自己是悬浮在空中的时候,风千里才真正意识到了死亡,他用疑惑的目光盯着玄冥妙女,用无比悲愤的语气说道:“我是不是已经死去,是不是变成了鬼魂。”
  “那你说呢?”玄冥妙女慢慢地飞到了风千里的面前,伸出那冰凉的玉手,做出来了一个邀请的手势之后,轻声地说道:“你觉得人能够活着进入地府幺?玄冥宫内是不会有人出没的,现在你已经加入了鬼魂的队伍,我现在就带你去冥府一殿拜见泰素妙广真君秉广大王。一般进入地府的鬼魂都是鬼使引进来的,也没有机会见到大王,你是第一个被我引进去的,而且还是直接觐见大王,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说不定对你来说会有非凡的意义。”
  玄冥妙女当然不知道泰素妙广真君秉广大王为什幺会亲自接见风千里了,在这种情况下也就不愿意多说什幺,只是希望对方乖乖地和自己合作,千万不敢耽误时辰,要不然自己将会相当的麻烦,说不定还会受到严厉的惩处。
  虽然只剩下领灵魂,但是在这个时候风千里觉得自己比什幺时候都要头脑清醒,似乎想起来了先前师父的教诲,那个时候,师父对自己说过,修炼仙术之人纯阳未泄的情况下死去,将会在冥府保持最后的仙气,如果勤修苦练的话,说不定会成为鬼仙,虽然不能够位列仙班,不能够进入九天之外,但是依旧可以超越六道轮回,永生不灭。
  以前的时候,风千里最感兴趣的就是武学上取得更高的造诣,最终成为可以啸傲三十三神州的武神,成为天下第一武神。对于修仙压根就不感兴趣,一是嫌修炼的周期太过漫长,二是嫌弃修炼的过程干燥乏味。要不是为了迎合小师妹的话,绝对是不会修仙的,即便是如此,也仅仅是略懂皮毛。
  一直以来,风千里都不相信师父说的话,别说鬼仙了,甚至连人仙的存在都不相信。可是现在整个人已经进入地府了,在这种情况下风千里又想起了师父的教诲,想起了当时关于鬼仙的描述,不由得暗自感叹,想知道自己将来是否可以成为超越六道轮回的鬼仙。
  能不能成为鬼仙还不清楚,现在风千里唯一清楚的就是在玄冥妙女的带领下,抓紧进入冥府一殿,去觐见泰素妙广真君秉广大王,至于其他的事情,已经没有过多的时间去思考。
  没有了躯体的灵魂轻飘飘地悬浮在空中,尽管还不能够做到来去自如,但是风千里依旧可以快速飞行,最起码能够追赶玄冥妙女,不至于被对方甩得太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