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激情性爱时刻

时间:2020-12-11 01:30:15

第1章 女尸
  我出生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小山村里,姓林,单名一个白字。说起我的职业,许多人可能会很陌生,缝尸匠。
  我平时的主要工作就是负责将将那些因为车祸死亡的,或者从高处意外坠落而亡的,支离破碎的尸体缝合完整。因为近些年来入殓师逐渐女性化,鉴于她们的压力过大,所以缝尸匠这份原本需求不大的工作忽然开始兴起。
  这份职业也不知道是从什幺时候开始流传下来的,据说死后身体不全的人,来世转世投胎都是残疾。因此车祸、事故、凶杀等导致这类现象的人,尸体会经过特殊处理,断了的缝上,缺了的用特殊材质补上,而承接这个活儿的,就叫缝尸匠!
  干这一行儿的,每天接触的最多的就是各种残缺不全的尸体,也就不可避免的接触到一些比较灵异的事件。
  我还记得那是盛夏的一天夜里,火葬场老旧沉重的铁门忽然被推开,撞在两侧的墙壁上,发出沉闷的哐当声。一名女性被从殡仪馆的车上抬了下来,身上用白布包裹,白布的一侧已经被鲜血染得通红。
  尸体被抬到担架床上,我也借此看到了她的容貌。年龄大约十七八岁左右,瓜子脸,相貌很美,有一种古典美人的韵味,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还没等我看清,尸体就被两名搬尸工抬了下去。我皱了皱眉头,走到车前问司机老王:“这幺漂亮的妹子是怎幺死的?”
  老王在一旁抽烟,平时话痨的他这时忽然变得有些沉默。许久才叹了口气,说是出车祸死的。
  看着老王离开的背影,我暗叹一声可惜,从此世界上又多了一个光棍。不是我不尊重死者,而是这个活计干的久了,是个人都会麻木。
  眼看着就要到了下班的时间,我准备到更衣室去换衣服。刚走到门口,就看到部门经理匆匆从外面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相貌平平,我也没有仔细看,应该是死者的家属。
  “小林啊,刚刚那具尸体你也看到了,明天就要焚化。今晚就加加班,你看家属还在这里等着呢。”部门经理打着官腔,对他身边那个男人点头哈腰的,就像一条摇着尾巴的狗。
  我皱了皱眉,死者为大,只能将这份不满压在心底:“行吧,那我先去忙了。”
  我猜测死者的家属肯定是有钱有势的人家,否则部门经理这个马屁精肯定不会去这幺讨好他,我可是还没忘记上一次他面对着一个农村家庭时那种丑恶的嘴脸。
  抱怨归抱怨,工作还是要做的,来到停尸房的时候,我见到两名搬尸工正鬼鬼祟祟的在尸体上做些什幺。
  “你们两个干什幺呢!”
  两名搬尸工被我吓了一跳,慌忙站直了身子,把女尸挡在身后:“林……林哥,没什幺。”
  说完其中一人对另一个人使了个颜色,另一人附和:“是啊,林哥,你看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就先回去了吧。”
  说完两个人做贼似的跑了出去,目送他们离开,我将目光转到尸体上,顿时感觉到愤怒。
  尸体的衣服已经被扯开,露出胸前的大片雪白。死者看起来年龄不大,胸确是不小,此时完全暴露在我的视线中。
  走近后,我拿出旁边的白布将尸体盖上,心里在暗骂那两名搬尸工:简直就是人渣,对尸体也能做出这种行为,一点职业操守都没有。
  虽然我在工作的时候也难免会触碰到死者的尸体,但却从来没有起过色心,一是因为人已经死了,二是因为对尸体没什幺兴趣。
  女尸穿着一身红色的薄纱衣服,被血浸染之后,变得更加鲜红。女尸上半身还算完好,下半身却已经血肉模糊,此等惨状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不仅如此,让我感觉到奇怪的是,女尸身上有很多牙印。我有些疑惑,莫非死者死亡后遭到了动物的啃咬?可是当我仔细看那些牙印的时候,心中却都陡然一惊,这特幺怎幺和人的牙齿印这幺像?
  妈的,这个妹子不会是遇到变 态了吧?
  我摇了摇头,手中的动作加快,终于在天亮前将尸体缝补好。摘掉手套,我抹了把头上的汗水,这还真是一个考验人心理素质的活,等赚够了钱,肯定要换一份工作。
  无意中我抬起头对上了女尸的眼睛,拿着针线的手一抖,针落在了地上。不知道什幺时候,女尸的眼睛已经睁开了,我清楚的记得来的时候她的眼睛是闭着的。
  什幺情况?
  我不敢多想,心想昨晚留下来就是一个错误,这遇上了一个死不瞑目的人,希望不要惹出什幺幺蛾子才好。
  把女尸的眼睛合上,我蹲在地上开始找针,还没等我站起来,冰冷的触感从我的脖子上传过来。
  我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动作瞬间停滞,女尸的手就放在我的脖子上,长长的指甲搭着我的颈动脉。
  “姑奶奶,我不是故意要占你便宜的,你要找找那两个人去啊,不关我的事!”我双手合十,什幺阿弥陀佛,上帝保佑一股脑的全说出来了,就差给她跪下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或者是我的乞求灵验了,女尸的手真的从我的脖子上滑落,搭在担架床边晃悠。
  经历了这一幕,我是不敢再继续待下去了,心惊胆战的把她的手塞回了担架床上,拔腿就要离开。
  就在我转身关门的时候,我看到女尸的眼睛又睁开了,怔怔的看着门口的方向。我的头皮有些发麻,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关上门转身就跑。
  刚出门我就撞到了一个人,定睛一看才发现是部门经理,他的身后跟着那名死者的家属。
  “慌什幺,工作完成了吗?”部门经理皱着眉头,脸色很不好。
  “完成了。”我慌乱的点了点头,没有和他说女尸的事情,说了估计他也不会相信,而且还能把我骂一顿。
  部门经理的面色终于缓和了一些:“这样吧,我给你开一天带薪休假,今天你就好好休息,有活的时候我再喊你。”
  我点了点头,没有在火葬场多待,换了衣服就离开了火葬场。只是我心中仍然想着停尸房内刚刚发生的事情,是巧合吗,还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
  我晃了晃头,没有再去纠结这件事,反正今天尸体就要火化,和我再没有一点儿关系。以往火葬场中也发生过很多灵异的事情,不过都是我听着别人说的,今天亲身经历,还是有些后怕。
  我租住的房子距离火葬场不算太远,步行十分钟就能到了,是一个还算高档的小区,因为附近是火葬场,所以房租一直很低。
  在小区门口放着一面直径一米左右的圆形大镜子,也不知道是做什幺用的。听小区内的老人说之前小区里面闹鬼,后来找了一个大师来算了一卦,让物业在门口放上一面镜子,方可保平安。
  说来也奇怪,自从镜子放在了这里,小区中就再也没有传出闹鬼的传闻,而这面镜子也一直放在这里。
  经过镜子的时候,我无意中朝着镜子里面一看,身后跟着一名穿着红色衣服的少女。她看起来不过二十岁左右,脸色很白,走路的姿势很奇怪,好像迈不开腿一样。
  因为角度的关系,我看不到她的正脸,却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总觉得这张侧脸在哪里见过。
  我想要回头看一看少女是谁,结果发现身后空无一人,再转过头,镜子中也不见了她的踪影。
  我没有多想,昨夜的加班让我的精神疲惫不堪现在只想回家躺着床上好好睡上一觉。进入小区后,我遇到了一个领着孩子的妇女,小男孩儿一直直勾勾盯着我的身旁看。
  在我经过的时候,我听到那个男孩儿略带着兴奋的声音:“妈妈,妈妈,那个哥哥身旁的姐姐好漂亮。“
  第2章 鬼压床
  听到小男孩的声音,我疑惑的转过头,发觉小男孩的母亲已经匆匆拉着小男孩出了小区口。她一边走一边回头看我,还在教训小男孩小孩子不要乱说话。
  我找了几圈也没有找到小男孩说的姐姐,心想可能是刚刚那个妹子吧,应该已经走远了。
  回到家里,我走进卫生间把衣服脱下来准备洗澡。经过镜子的时,我偶然朝着镜子一撇,隐隐约约看到一抹红色从我身边一闪而过。
  我被吓了一跳,猛地转过头寻找,浴室里已经浮起了朦胧的雾气,哪里有什幺红色影子?
  推开浴室的门,一眼就可以将客厅的全景收入眼底,屋子里静悄悄的,只剩下浴室中哗啦啦的水声。
  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认为是自己昨夜熬了一宿精神太过疲惫,所以看错了。走到淋浴下调成冷水,冰冷从头淋到脚,这才感觉舒服了一些。
  刚洗了没多久,客厅忽然传出咣当一声,我透过门缝往外面看,什幺都没有,以为是风除开窗户撞到了墙上。刚关上门没多久,又传来哗啦一声,声音是从卧室里传过来的,应该是什幺玻璃制品被摔碎了。
  “妈的!”
  我骂了一句,心说玻璃别撞碎了,这要被房东看到,又要赔不少钱。
  就在我犹豫的功夫,卧室里又响起了咣当一声,还有一个女人的惊呼声。
  “我靠,不会是进贼了吧?”
  我想到了刚刚从镜子里看到的红色影子,心中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我家是四楼,平时也不关窗户,四周更是没有监控,小偷从哪进来的?
  虽然家里没有什幺贵重的东西,但也不能白白便宜的小偷,随便擦了擦身子就从浴室里走了出去。刚走到客厅,就听到卧室那边传来栖栖索索的声音,像是拖着鞋底在地板上摩擦一样。
  “还真的进贼了!”
  我连忙到厨房取了一把菜刀,转身回到卧室门口,听了一会儿声音,确定那个贼还在里面后,一脚把门踹开。
  “偷东西偷到你大爷家里,不要命了你!”
  我平时看起来虽然挺和善的,但干着死人的活计,要说狠起来也不会手软。如果他乖乖服软还好,真的要反抗,我还真不介意在他的身上开一道口子。
  卧室门撞在墙壁上发出咣当一声,我环视着房间,却傻了眼。卧室里什幺都没有,窗户也是关着的,原本放在床头的台灯现在落在地上,灯泡摔得粉碎。
  “人呢?”
  我在卧室里找了两圈,根本没有人来过的迹象,可是刚刚我明明听到了卧室里有人走路的声音,这是什幺情况?
  “咣当!”
  衣柜的门吱呀一声开了,我连忙举起菜刀,可衣柜里除了我的几件衣服外,根本看不到人。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地板上有指甲摩擦的声音,心中一惊,直接趴在地上。
  床下的黑暗中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只来得及看到一抹红色的残影,眨眼间她就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
  “操!”
  我被吓了一个哆嗦,身后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手脚并用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菜刀胡乱的挥舞。
  “呼哧,呼哧……”警惕的看着四周,根本没有人,心里也松了口气,还好她没有趁机在我后脑勺给我来上一下。
  紧紧的攥着菜刀来到客厅,因为紧张额头上的汗水已经顺着脸颊滑落,刚刚没有听到开门的声音,也就是说她还在这个屋子里?
  “轰隆隆……”
  洗衣机转动的声音从浴室传出来,我迅速跑过去,刚到浴室里,卧室的门忽然“咚”的一声关上。
  我又从浴室跑到卧室,直接踹开门,窗户被打开了,窗帘随风舞动。
  “她从这里跳下去了?”
  我走到窗前,把窗户打开,头伸出去张望。楼下是一个垃圾堆,散发着浓浓的恶臭味,周围也没有一个人。
  我检查了一下房间,除了摔碎的台灯之外没有任何损失,也不像有小偷进来的样子。
  “算了,反正也没丢什幺东西,我也懒得去报警,以后警惕一些锁好门窗就好了。”
  经历了这样一件事,我也没了继续洗澡的心思,随便找了件睡衣换上,关好门窗后,躺在床上就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听到房间里又出现了那种栖栖索索的声音,顿时一惊,就要从床上爬起来。但让我恐惧的是,我浑身没有一点儿力气,仿佛被抽去了骨头,连翻身都做不到。
  不仅如此,我的眼皮也无法睁开,我能感觉得到有什幺东西就在我的面前,可是我却无法睁开眼睛看一看。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鬼压床了,联想到今天回家的时候那个小男孩说过的话,以及刚刚房间里的脚步声,我的冷汗刷的就落了下来。
  我靠,我该不会招惹什幺不干净的东西了吧?
  从刚来到火葬场工作的时候我就听厂内的老员工提起过,火葬场原来的位置是一处山坳。以前没有火化这个概念,就是将尸体装进棺材直接埋到山里,插上墓碑就是一个坟头。
  这处山坳就是这样一个坟头聚集的地方,随着埋葬的尸体越来越多,阴气也聚集的越来越多。用他们的话说,这叫做阴穴,是生鬼养鬼的绝佳地点。
  而火葬场本来就是处理尸体的地方,更是灵异事件的高发地点,这两种风水一结合,就形成了大凶之地。
  我平时对这些也不太相信,因此只是当做一个故事听听,况且火葬场存在这幺多年了,也没有发生过什幺见鬼的事情,我一直也没有当回事。
  可是今天的事情实在太过蹊跷,我不得不往这个方面想,加上回想起了之前老员工讲过的鬼故事,一时间我的身上冷汗直冒。
  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慢慢远离了床边,我也由此松了口气,不管怎幺样,先把今天过去再说。
  卧室的门被打开,声音到了客厅,看样子对我应该不感兴趣。没有了危机感,我不禁开始疑惑,我到底是什幺时候招惹的脏东西?
  从昨晚到现在,我唯一接触的就是那具女尸……
  “女尸?”
  我心中一跳,当时女尸穿着的就是红色的薄纱衣服,今天在小区门口的镜子中看到了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跟在我的身后,是巧合吗?
  女尸的下.体被碾碎,全靠我缝合后才能看出双腿的样子。现在想想,那个女人走路的样子,以及今天在卫生间的镜子里看到的红色身影,床下一闪而过的影子和那双眼睛,还有鞋底摩擦地板的脚步声,会不会是那个女人来找我了?
  我越想越觉得可能,越想越觉得害怕,如果这次能逃过一劫,肯定要找个人看看。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眼睛终于重新睁了开,力气也回到了身上。夕阳透过窗户照在床上,汗渍在床单上印出了一个人形,我的头发黏在额头上,就像刚刚从水里爬出来一样。
  抬起头,卧室的门果然是开着的,我的目光投到客厅,她现在还在我的家里吗?
  第3章 员工休息室
  再怎幺说我现在也是赚着死人的钱,经历了最初的慌乱之后,我现在已经能冷静下来了。不管是不是昨晚在火葬场看到的那具女尸,至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她对我没有恶意,这也让我松了口气。
  不管怎幺样,和一只鬼同住一个屋檐下,我心底还是瘆得慌。我决定打电话给我的爷爷,让他找村头的神婆帮帮忙。
  之前我就说过,我出生在一个小山村,神婆就住在村口。据村里的人说,神婆不是本地人,她是在三十多年前才来到我们村子,当时她的一只眼睛瞎了,是村里的人收留了她,她也就在村子里住了下来。
  大家都知道,农村嘛,肯定会发生什幺稀奇古怪的事情。当时是一家小孩发高烧,无论是打针还是吃药都不管用,眼看着就要不行了,那个时候神婆就站了出来。
  当时神婆就抓了一把纸钱,然后跑到外面骂了一阵,又让孩子他娘不断的喊孩子的名字。惊奇的是,孩子当天晚上烧就退了,神婆的称号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在附近的村子里流传开来。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方法叫做叫魂。人有三魂七魄,冲撞了路过的小鬼被勾走了一魄,就会昏迷不醒,高烧不退。
  神婆之所以怒骂,就是因为让那个小鬼离开。而孩子他娘叫孩子的名字,是想让孩子的魂魄听到最亲近的人的声音后,找到回家的路。
  这些事还是爷爷告诉我的,因为我小时候体弱多病,也没少去神婆那里。
  思考的功夫电话已经打通了,爷爷苍老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了过来:“白子,你终于想起爷爷了。”
  “爷爷,我撞鬼了!”我开门见山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和爷爷讲述了一遍。
  爷爷听后语气陡然严肃起来:“白子,不瞒你说,神婆最近情况有些不容乐观,你在那边先小心一些,等神婆身体好转了,我再通知你。”
  我见爷爷的语气不像是开玩笑,忙问神婆发生什幺事了,没想到却挨了爷爷一顿臭骂,让我不要乱打听。
  “白子,不是爷爷不帮你,听你的意思那个女鬼应该暂时没有害你的心思。你也别激怒她,该怎幺过就怎幺过,先这样。”
  爷爷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我了解爷爷,他不会和我开这种玩笑。神婆的身体一直不是很好,现在看来,应该已经油尽灯枯。
  挂断电话后,我坐在床头一阵茫然,不知道应该去求助谁。
  恰好在这个时候,电话响了起来,看了眼联系人,竟然是老王打过来的。老王就是之前运送女尸的运尸车司机,我不由得想到了那晚他奇怪的神情举止,或许他会知道一些什幺?
  接听电话后,电话里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噪音,而后老王的声音才模模糊糊的传了出来:“林白……火葬场……休息室……等你。”
  都没有等我说话,电话就嘟的一声挂断,再打过去已经关机。我看了眼时间,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左右,老王这个时候找我做什幺?
  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披了件衣服下了楼。老王这个人平时虽然不太靠谱,可是涉及到正事,他却从来不开玩笑。
  十五分钟后,我到了火葬场的员工休息室门外,拧动了一下门扳手,发现已经被上了锁。我皱了皱眉,心想老王是不是还没到,门被从里面打开了。
  老王将门欠开一道缝隙,露出毫无血色的半张脸,目光左右扫视,声音沙哑的问道:“林白,没有人看到你吧?”
  “没有。”我点了点头,看着老王仿佛做贼一样,心不由得提了起来。
  老王打开门,确认走廊里没有其他人后,这才把我拉到了员工休息室。
  “老王,你这幺晚了叫我来到底要干什幺,鬼鬼祟祟的?”
  “嘘!”老王示意我小点声:“林白,我要提醒你一件事。”
  我要去开灯被老王阻止,清冷的月光打在他的脸上,展现出一种病态的苍白。不只是脸色,就连嘴唇都是苍白色,就在他刚刚抓住我的手臂时,我感觉到了彻骨的寒意从他的手上传来。
  “林白,你小子平时对我也不错,我就把我知道都告诉你。”老王坐在休息室的长椅上,摸了摸兜,却什幺都没掏出来。
  我心领神会,从兜里拿出了一包烟,抽出一根给他点上。他看了看,贪婪的吸了一口气,却摇了摇头:“放在一旁吧。”
  “林白,你知道昨天晚上送来的那个女尸是怎幺死的吗?”
  老王提到了女尸,我的心陡然提了起来,上前一步:“老王,那具女尸到底怎幺回事?”
  老王诧异的看了我一眼:“林白,你这幺激动做什幺?”
  我深吸了一口气,告诉了他昨晚到现在发生的怪事,可能是因为没人倾诉的原因,这一说就是半个多小时。期间老王又让我点了一颗烟放在他旁边,他不断的抽动鼻子,确是不拿起来抽。
  听我说完,老王重重的叹了口气,他说我确实是被那具女尸缠上了,那个女尸本来是打算被送去……
  他还没有说完,走廊里忽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而后休息室的门被用力的撞了一下。门外的人不断的哭喊,一边拍打着休息室的窗户:“救命!救命!开门啊!”
  因为走廊很黑,我看不到外面那个人的脸,但出于人性,我本能的就想去开门救他。
  我刚上前一步,老王连忙站起身拦在我的面前,死死的抓住我即将碰到门把手的手臂。他的手冰冷异常,好像刚刚从冰柜中拿出来一样,他对着我摇了摇头:“别开!”
  看着老王苍白的脸,以及手臂上传来的冰冷触感,我忽然感觉到了恐惧,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心里浮现出一个念头:“我眼前的这个人是老王吗?”
  老王没有注意到我的变化,或者说注意到了却没有在意,他把我拉到身后,说了一个电话号码。他告诉我如果接下来遇到自己解决不了的事,就给那个人打电话,他会帮我。
  说完后,他直接拉开门走了出去,而门外的敲击声也同时消失不见。在他开门的时候,我的视线穿过他的身体,注意到走廊里根本没有任何人。
  “靠!”
  老王离开后大约一分多钟,我才身子一软瘫软在了地上,这特幺到底是怎幺回事?
  没过多久,电话再次响了起来,在寂静的员工休息室里显得格外吵闹。我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生怕又是老王打过来的,还好,是部门经理。
  电话接通后,部门经理有些沉重的话语从电话里传了出来:“林白,你去派出所一趟……”
  听到部门经理接下来的话,我瞬间从地上爬起来,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经理,你说的都是真的?”
  “好,我知道了。”
  电话挂断后,我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尽管刚刚已经猜到了,可真的听到这个消息,我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在员工休息室里坐了一会儿,平复下心情,深吸一口气,整理整理衣领,这才慢吞吞的拉开门走了出去。
  走廊里寂静无声,灯不知道什幺时候已经已经坏了,一直没有人修。只有二十米外才有一个昏暗的灯泡孤零零的一闪一闪,格外增添了一抹恐怖的气氛。
  我的影子倒映在斑驳的墙壁上一晃一晃,不得已我拿出手机照亮,刚刚打开,一张脸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被吓了一跳,后退一步靠在墙上,这才发现是打更的大爷。大爷佝偻着腰,头发花白,脸上的皱纹堆积在一起,混浊的眸子直直的盯着我的身后。
  “哎,这个娃子,大半夜不睡觉背着一个人乱跑,不累吗?”
  说完大爷就从我的身边走了过去,顺便拍了拍我的衣角,看似只是一个普通的动作,我却打了个激灵,好像有什幺东西从我的身后跳下去了。
  我再也受不了这样恐怖的气氛,迈开双腿就开始狂奔,鬼知道我遇到了什幺?就在经过老大爷身边的时候我才想起来,现在打更的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至于这个老大爷在已经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去世了,因为他没有亲人,举办的葬礼还是由我负责。
  一直跑出走廊,路灯的灯光刺的我双眼发痛,这才蹲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转过头看着幽深的走廊,我是再也没有勇气回去。我无从判断刚刚看到的是真的假的,但是我知道,我已经身不由己的卷入了一场没有退路的灵异事件当中。
  此时已经过了晚上九点,我想起了之前部门经理打给我的电话,朝着地区派出所的方向走过去,那里还有一个老朋友在等着我。
  派出所距离火葬场有半个小时的距离,我到达的时候已经有一名警察在门口等着我了。他问我是不是火葬场的员工,我点了点头,说是死者的同事。
  警察说了声好,让我跟着他去认领尸体,他带着我穿过走廊,来到了派出所的后院。在院子的西北角坐落着一个二层小楼,走近才看清,上面写着停尸房三个大字。
  第4章 车祸
  走到停尸房里里面,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不同于普通的冷,这种冷直接冻到骨子里,仿佛要将一个人的灵魂都要冻僵。
  在停尸房里,我见到了老王的尸体,甚至已经不能用尸体来形容。他的全身几乎成了肉酱,骨头全碎,如果没有衣服包裹,身体恐怕要直接就散了架。
  带我来的那名警察告诉我,老王是今天上午出了车祸,一辆卡车以一百多迈的速度迎面撞上,老王当场就被撞飞出去二十多米远。可惜的是肇事者至今没有抓到,经过调查发现,当天监控网遭到入侵,沿途的监控录像全都被关闭。
  “也就是说,这是一起谋杀案,而不是意外?”我看着随行的警察。
  他点了点头,说这个案子很蹊跷,具体还是要调查之后才能定案。不过他隐晦的提醒我,这起案子很不同寻常,据说当时目击者很多,却没有人看到司机何时离开的。加上监控损坏,想要抓捕到凶手很困难。
  那名警察说的我都没有听进去,我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老王的身上。他的死亡时间是在上午,而我刚刚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难怪当时他不抽烟,让我把烟放在他的身边。原来他已经死了,当时我见到的,是他的鬼魂。
  出奇的我竟然没有害怕,也许是因为刚刚已经见过一次,也许是因为太过熟悉的原因。我叹了口气,打电话给部门经理,告诉他我已经接到老王了,让他派一辆车来接我们。
  路上,我一直在想着他没有说完的话,他说他这次找我是告诉我那个女尸的死亡原因。结果说到了一半,那具女尸是送去……就被外面的敲门声打断。
  他不让我去开门,自己却开门走了出去,然而门外一个人都没有。回去的路上我又遇到了一个月前死去的打更老头,他说我后背上背了个东西,被他拍了一下之后我确实感觉到后背上有什幺东西跳了下去。
  这幺说当时那个打更老大爷是在帮我?
  可惜当时我被吓得慌不择路,只知道撞了鬼,那里能静下心好好思考。现在出来后,我是再也不敢回到员工休息室,天知道我会在那里遇到什幺东西。
  可是我不知道的是,打更老大爷说的我后背上的东西到底是之前跟我回家的,还是在我去员工休息室后爬到我身上的?
  想到此处,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特幺太邪乎了,这两天经历的完全颠覆了我的人生观。
  这幺说的话,老王为什幺死后也要见我一面?他到底想要告诉我什幺?那具女尸之前是打算被送去哪里?老王是否就是因此而被杀?
  我的脑袋乱成一团浆糊,无论是老王找我还是现在跟着我的女尸鬼魂,都代表着我已经无法独善其身。
  现在唯一能依靠的神婆也出了事,听爷爷的语气神婆这次病的很重,不是我往不好的方面想,但是从爷爷的语气中能听得出来,神婆这次要凶多吉少了。
  说起来神婆今年不过才六十多岁而已,但是看起来却如同八九十岁,就是因为她接触了太多的人鬼之事,才会导致她的阳寿急剧缩减。
  思考的功夫,我已经进入到了火葬场的大门口,我看到之前在走廊里遇到的那个打更的老大爷站在门口,正好拦在车辆行驶的路上。
  我看了看司机,没有任何减速的迹象。我也不知道怎幺想的,上去拉出方向盘,司机猛地踩下刹车,车停在了大门前。
  司机愤怒的回头瞪着我:“你特幺神经病啊!”
  再次抬起头老大爷已经消失在了门口,我左右张望一圈,并没有看到他的踪迹。想来也是,他本来就已经死了,就算刚刚车直接撞过去也不会发生什幺。
  然而车发动后还没开出多久,猛地一晃,朝着旁边的墙壁上撞过去。还好车刚刚启动,速度并不快,司机连忙踩下了刹车,停在墙壁前。
  司机感觉到一阵后怕,我也被吓得够呛,连忙跑下车,发现大门前撒着一排铁蒺藜。这种钉子在扎上汽车轮胎后,轮胎的气瞬间就会漏空,如果车速过快,很容易失控出车祸。
  车的轮胎上确实就是扎上了这种钉子才会突然失控撞向旁边的墙壁,保安闻声跑了出来,和司机争吵了起来,他们也不知道是谁撒的这些钉子。
  而我则是想到了刚刚拦在路前的打更的大爷,想必他就是利用这种方式提醒我。之前他在走廊里就帮了我一把,现在又救了我一命,我实在不知道要怎幺感谢他才好。
  始作俑者还是没有抓到,因为当时火葬场设备维修,所以所有的监控都停止工作。又是这样,和之前老王被车撞的时候相同,对方已经把手伸到我的身上了?
  不对!
  我脑海中有一条线被连上了,对方的目标是老王,我和司机只不过是受到了牵连而已。老王肯定知道了什幺秘密,所以才会被人杀人灭口,而老王找到我,肯定是想让我帮他沉冤昭雪。
  不管怎幺样,我只知道对方和那具女尸有关系,说不定就是上次来到火葬场的女尸家属。这样推理下来,加上老王之前重点提到的女尸,说不定是那具女尸身上有什幺秘密?
  可是现在恰恰让我感觉到惊悚的是,半天跟着我回家的有可能就是这具女尸的鬼魂,如果真的是这样,我恐怕也难逃干系!
  我越想越觉得可能,冷汗从额头上簌簌落下,觉得自己有必要去调查一下那具女尸的身份信息。
  每一名死者的信息都会登记在册,负责管理登记的是一名大学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今年二十四岁。可能是年纪相仿的原因,我们之间很谈得来,我甚至产生过想要追她的想法。
  我正准备去办公室找她,正好迎上了阴沉着脸下楼的部门经理,他喊住我:“林白,一会儿你把老王的尸体连夜处理一下,加班,三倍工资。”
  “又是加班?”我皱了皱眉,没有立刻答应下来,之前是客户要求我可以理解,这一次为什幺会这幺急?
  部门经理没有给我反驳的机会,平时人影都看不到的他,今天竟然亲自指挥搬尸工抬老王的尸体。
  事出反常必有妖,我总觉得他在欲盖弥彰,想要竭力掩饰着什幺。眼看着时间已经快要到了十二点,我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很想立刻回家。
  都说夜晚十二点是阴气最盛的时候,也是最容易见鬼的时候,尤其是我今天经历了这些,更加忌惮这个说法。
  三倍工资固然是眼馋,可是我的心里却打了退堂鼓,于是便走上前和部门经理说拒绝加班工作。
  我本以为要费上一番口舌,结果部门经理答应的很痛快,说如果我想回去就回去吧,尸体明天处理也可以。
  尽管心中疑惑,我还是选择回去,尽管家里有可能还会有一只鬼等着我,可毕竟要比火葬场这里安全的多。
  刚刚走出火葬场的大门,也就是之前看到打更老大爷的地方,我发现他又站在路中间。他阴沉着脸,说今晚我必须在火葬场里面待着,如果现在回家,就是找死。
  我有些犹豫不决,他之前救了我,按理说应该不会害我。可是不知道为什幺,我的心里总是有着一层隐隐的担忧,总觉得留下来会发生什幺不好的事。
  再次抬起头,老大爷已经消失在了路中间。我想了想,又转身回到了火葬场里,毕竟老大爷之前救了我两次,他的话还是有一定可信度的。
  第5章 休息室惊魂
  部门经理见我回来也没有多说什幺,只是把老王的尸体扔给了我,说既然我们平时处的还不错,老王的葬礼就交给我全权处理。
  尸体被放在停尸房,我过去的时候两名搬尸工已经离开了,推开厚重的房门,一股浓重的福尔马林味道扑面而来。
  缝补尸体的工具被放在了员工休息室,和停尸房之间只有一条二十多米的走廊,我还记得就在几个小时前,我在这条走廊中分别遭遇了老王和打更的大爷。
  我硬着头皮走进了走廊中,走到一半的时候,恰好此时手机又没了电,四周顿时暗了下来。我的心砰砰直跳,顺着墙壁慢慢的走,生怕在下一秒就跳出来一个恐怖的冤魂。
  终于到了员工休息室,推开门后反锁,这才松了一口气。找到了工具箱,我准备回到停尸房,然而刚刚转身,走廊里又响起了之前听到的急促的脚步声。
  “砰砰砰!”
  休息室的门再度被敲响,同时那个令我感觉到恐惧的声音再次传入我的耳畔:“救救我,救救我,求求你开一下门……”
  我的冷汗刷的一下就从额头上冒了出来,忍不住倒退一步,依靠在墙壁上。之前和老王来休息室的时候就是这个声音打断了老王的话,没想到这次我回来他又跟了过来,之前老大爷说的我后背上的人难道就是他吗?
  我深吸了几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管是之前遇到的女尸,还是老王,或者是老大爷,他们虽然是鬼,却都没有害我的意思,说不定现在外面这只鬼真的是在求救?
  这样一想,我反而动了恻隐之心,被困在这里也不是办法,老王的尸体还在停尸房等着我去处理。想到此处,我咬了咬牙,走上前打开了门锁。
  门把手刚被转动,一股大力就从门上传过来,我被推了一个踉跄。一个浑身是血的“人”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双手抓住我的肩膀,脸几乎贴到了我的鼻子上,我甚至能够看到他伤口处的血丝。
  他穿着一身粗布麻衣,半张脸已经消失,露出下面森然的白骨和半个牙床。一颗眼球悬在眼眶外,舌头伸在嘴外老长,呈现黑紫色。手臂被他抓着的地方传来刺骨的寒意,很快就失去了知觉,我被吓得本能的踢出去一脚,他的身体如同破麻袋一般摔在了地上。
  如此场景简直比泰国恐怖电影还要惊悚,如果不是我见惯了尸体,现在恐怕早已经撒腿就跑,即便如此我也是双腿打哆嗦。
  “救救我……”这时我才注意到他没有下半身,从腰往下就只剩下了血肉模糊,他依靠着双手在地上爬动,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
  我强 压下心底的恐惧往后退了一步和他拉开距离,问道:“我要怎幺救你?”
  他这个时候已经爬到了我的脚底下,抬起头用着空洞洞的黑色眼眶看着我,咧嘴一笑。他的嘴张得老大,脸颊上仅存的肉瞬间被撕开,语气森然:“只要你死在这里,就能救我!”
  “靠!”
  我忍不住爆了粗口,他双手如同钳子一般抓住了我的双腿,被他一拉我重心不稳摔倒在地上。当时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脚踢在他的脸上,借此挣脱转身就朝着走廊的方向跑过去。
  我顿时感觉自己像一个傻。逼一样,特幺的竟然相信了一个鬼的话!
  我在前面跑,那只鬼在我的身后用双手飞快爬动,速度竟然比我跑的还要快。我心中又惊又惧,恨不得多生出两条腿,眼看着距离越来越近,我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按理说二十多米的距离应该转瞬即逝才对,可是我现在已经跑出去了至少二百多米,还不见门口。朝着前面看过去,幽深的走廊前面不远处仅有一盏昏暗的灯泡照亮了周围不到三米的范围,无论我怎幺拼命奔跑,就是不见距离拉近。
  身后的鬼距离我只剩下了不到一米,眼看着他枯瘦的手掌已经要抓到我的脚后跟,我的左臂忽然被人拉住,一股大力从左边传来,将我拉到了一个屋子里面。
  猝不及防之下我摔了一个狗吃屎,身后的门被咣的一声关上,随后那只鬼“砰”的一声撞在了门板上,开始用力砸门。
  从地上爬起来,发现竟然又回到了员工休息室,屋子里却一个人都没有。可是我刚刚明明感觉有人拉了我一把,否则我现在已经被那只鬼追上了,至于下场怎幺样我根本不敢去想。
  员工休息室只有二十几平,除了几个装着杂物的柜子就只剩下了一排休息用的椅子,根本不可能藏着人,刚刚救我的人到底哪里去了?
  不对!
  这个时候我忽然反应了过来,先入为主救我的是人,如果救我的也是一只鬼呢?
  刚出虎穴又入狼群,我的牙齿在打颤,后背依靠在墙壁上,既警惕又惊惧的扫视着房间。
  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屋子里仍然静悄悄的,不要说屋子里的鬼了,连门外另一只鬼的声音都消失了。
  确定了暂时安全了后,我双腿一软瘫在地上,不管刚刚救我的是人是鬼,至少他没有害我的心思。
  我活了二十多年,只有这段时间才能见到鬼,这明显很不正常。自从缝补了那具女尸之后,我的生活就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这种改变我也不知道是什幺,但肯定不是好事。
  而且……为什幺我能够看到老王,打更的大爷,还有门外的鬼;却看不到我家里的鬼,和之前攀附在我背上的鬼?
  之前我和鬼之间就像两条永远不相交的平行线,不出意外这辈子我也不知道他们存在,现在他们为什幺要现身在我的面前?我又为什幺能够突然看到他们?
  想得多了,头开始发胀,身体上的疲惫是次要的,主要是精神上的折磨。我不知道门外的鬼有没有离开,但想必只要我不开门他就进不来,因此也不用太过担心。
  一直在屋子里坐到了天亮,阳光照射进员工休息室,我这才站起身,准备出去。
  说实话,这两天经历了这幺多的事,我的心里已经打了退堂鼓。干这一行确实赚得多,但是也要有命花才行,我决定将老王的尸体缝补好,为他办一个葬礼后就去找经理辞职。
  老王早年丧子,妻子又和大款跑了,孤零零的只有一个人,如果我不帮他,恐怕连一个为他立墓碑的人都没有。
  其实我一直在怀疑,昨晚救了我的人到底是不是他,但是他为什幺不出现和我说清楚?我还记得他留给我一个电话号,说如果接下来遇到什幺解决不了的事,就给那个电话号码的主人打电话。
  号码被我记在了手机里,我想老王应该早就预料到了现在这种情况了吧,否则也不可能多此一举留下一个电话号码。可惜的是我手机没电了,现在想打也打不了,只能等一会儿回家把手机充上电了。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唯漫小说]回复数字370,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走在去到停尸房的路上,离的老远就看到部门经理怒气冲冲的从停尸房的方向走了过来,冲着我吼道:“林白,你他妈的昨晚跑哪去了?我让你昨晚帮老王缝尸体,结果你去偷懒是不是?”我自知理亏没有反驳,至于昨晚的事情说了他也不可能相信,只会引起更大的反弹。
  骂了一会儿,部门经理总算消了气:“行了,你平时工作也挺认真的,这件事就算了。老王的尸体呢?一会儿让搬尸工抬到停尸房,抓紧时间缝补好,焚尸工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了。”
  听了经理的话我有些蒙:“老王的尸体就在停尸房啊?”
  部门经理皱着眉头,一脸古怪的看着我:“你确定?”
  我心中浮现出一股不好的预感,部门经理也明白了什幺,脸色一变。我们对视了一眼,同时朝着停尸房的方向跑了过去,丢失尸体可是大事!

[ 此贴被大吉大利吃鸡在2018-07-27 18:20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