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少妇的韵味

时间:2020-12-11 20:30:03

第1章 百鬼送天胎 (1)
  我叫王小七,村里人都叫我鬼娃。
  王小七这个名字是我爷爷给我取得,爷爷说我的命不好,八字太弱,容易夭折。
  爷爷说的我都信以为真,直到我七岁那年,我才知道爷爷说的都是骗我的。
  二叔临终前告诉我,我是从棺材里面抱出来的。
  我是一九九七年七月十五那天从棺材里面抱出来的,那一天是鬼节。
  母亲生我的时候难产,大出血去世了,我还未落地便随着母亲埋进了棺材里。
  我母亲的头七刚好是在七月十五,村里的老人都说这很不吉利,搞不好会出大问题。
  我们那里的风俗是头七那天晚上亲属必须在死者的坟前点长明灯,一直要点到鸡叫,中间不能熄灭。
  所谓的长明灯就是在油灯里面装松油来点,长明灯的作用就是让死者的魂魄可以看清楚回家的路,那一晚爷爷和我父亲两个人守在我母亲的坟头,我奶奶和二叔在家里烧纸桥。
  那一晚的事情我二叔记得很清楚,那天下午太阳还没有下山,村里的人就全部关上了大门躲进了家里。
  老人说鬼节之日鬼门大开,所有的鬼魂都会来到阳间,太阳下山了如果还在外面很容易被鬼上身。
  老人还说难产的妇女去世怨气非常的重,九成以上的都会变成厉鬼,头七的时候一定会回来找两个替死鬼。
  那一晚的天气非常的不好,天上没有一颗星星,漆黑不见五指。一片漆黑中就只有我母亲坟头两点火光在跳跃,看上去犹如鬼火一般,阴森而又恐怖。
  父亲和爷爷两人蹲在母亲的坟前,两人谁都没有说话。爷爷的眉头紧皱,心中有些不安。
  亥时的时候突然刮起了一阵阴风,吹的坟头的纸钱呼溜溜的打转,在黑夜里看的就像是一个个鬼魂在舞动一般。
  “呀,不好,鬼门已开,邪灵将出,胎儿死在腹中小珍怨气缠身,很容易会化成恶鬼”爷爷突然叫道,吓得我父亲一大跳。
  “长明灯,净鬼魂,往生恩怨化清明。尘归尘,土归土,奈何桥头没有苦,喝了孟婆见佛主”爷爷低声念道,表情非常的严肃。
  我父亲有些害怕,一脸紧张的望着爷爷。爷爷年轻的时候跟了一个游方道士学了几个月,会一些基本的法术,十里八乡家里有死了人的都会请爷爷去做法事,在当地小有名气。
  “还愣着做什幺,你老婆马上就会化成恶鬼了,赶快把叠好的纸人拿出来烧”,爷爷大声叫道。
  我父亲手忙脚乱的从箩筐里拿出用黄表纸叠好的纸人,不知道是怎幺回事,点火的时候火柴一直都擦不着,我父亲急的满头大汗。
  一阵阴风吹过,坟前两盏长明灯也熄灭了。
  “爸”,我父亲吓得脸都白了,颤抖的望着我爷爷。
  “今已知汝名,汝急速去,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爷爷念了一句咒语,嗤的一声就将火柴擦着了,点燃了两盏长明灯。
  “快,点纸人”,爷爷大急。
  我父亲顾不得害怕,急忙把纸人凑到长明灯上,过了好半响,纸人在长明灯的火光中就是点不着。
  爷爷眉头皱的厉害,眼睛紧盯着坟头。
  “小珍啊,我知道你很不甘心,但这就是命啊,天命难为,你就不要为难你男人了”爷爷神情悲伤的说道。
  过了好半响,纸人还是点不着,而且长明灯的灯芯还闪烁的厉害,似乎随时都要熄灭一般。
  “小珍啊,人有人道,鬼有鬼道,你就不要怪爸爸心狠了”爷爷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咬破食指在纸人上画了一道符。
  “八方神灵来助,诸鬼避退,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爷爷一声轻喝,纸人呼的一下就烧着了。
  纸人是用往生浅叠的,高一尺一,象征着今生和来世。每个纸人上面都用朱砂笔画了六道横杠,象征着六道轮回。一共有九十九个纸人,寓意着九九归一,生命又回到了起点。
  纸人在火盆里飞快的烧着,烧尽了纸灰从火盆里飞了出来,一圈圈的飘在空中打转,老人们说给死人烧纸的时候纸飞起来了那是死人来拿钱了。
  “呜呜呜”,突然一个女人的哭声响起,非常的悲伤。
  我父亲顿时汗毛炸起,全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就是自己死去媳妇的声音。
  “哎,小珍,你可还有未了的心愿”,爷爷叹了口气,他已经看到了自己儿媳妇正坐在坟头上哭,身上穿的就是下葬时穿的那件大红袍子。
  “小珍”,我父亲痛哭了起来,像个小孩子一样眼泪直流。
  “爸,小珍在哪里,我为什幺看不到”父亲四处张望,扯着爷爷的手不停的问道。
  “小珍已经死了,现在是一个鬼魂,你身上的阳火太旺盛肯定是看不到她的”,爷爷伸手在我父亲两个肩头分别拍了一巴掌,灭掉了他的两盏阳灯。
  “你媳妇就在坟头坐着,你去问问她是不是还有没了的心愿”,爷爷指了指坟头,我父亲踉跄的爬了过去。
  无论我父亲怎幺问,我母亲只是在不停的哭,就是不肯说话。
  时间已经到了子时,坟地里的阴风呼呼吹,更多的鬼魂从鬼门内冲了出来,森冷的寒意刺的人骨头都痛了。
  我爷爷额头上的冷汗直冒,他不停的在施法护住我爸和自己不受鬼魂的侵扰,一个弄不好就会被鬼魂勾去生魂,让你成为一个活死人。在鬼节这一天,鬼魂勾走活人的生魂地府阎王是不管的。
  “快点来到我身边来,我顶不住了”,爷爷脸色发白,他就只跟着那个道士学了几个月的功夫,能力非常有限。
  “金刚护法,守护己身,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爷爷咬破了舌尖向空中喷了一口血,一道密咒快速的念了出来。
  “爸,小珍是怎幺了,怎幺不说话”,我父亲着急的问道。
  爷爷没有理我父亲,他的眉头却皱的更厉害了,因为他发现一个非常糟糕的问题。
  “为什幺这些鬼都钻进了小珍的坟内,这完全说不通”,我爷爷大急,眼睁睁的看着源源不断的鬼魂钻进了坟里面。
  第2章 百鬼送天胎 (2)
  子时三刻的时候,所有的鬼魂都消失不见了,就连小珍也走了,只有一只猫头鹰站在一株死树上拼命的呱呱叫,恐怖的声音传的老远。
  老人们说猫头鹰是一种不详的鸟,只要是它叫的地方就会死人。后来我跟着师傅学习法术才明白,猫头鹰其实不属于阳间之物,它是黑白无常留在阳间的眼,只要哪里有气死它就会不停的鸣叫通知鬼差。
  我爷爷没由的一阵心慌,身子一个哆嗦全身无力的坐在了地上。
  “哇哇哇哇”,突然,一阵哭声传来,那声音就是新生小孩的哭声。
  “什幺声音”,我父亲哆嗦着问我爷爷。
  爷爷脸色大变,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坟,哭声断断续续的,听的很清楚,就是从坟里发出来的。
  “爸,坟里面怎幺会有小孩的哭声?”我父亲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爷爷艰难的吞了口唾液,指着坟说道:“赶快把坟挖开,小珍的孩子出世了”。
  “小珍她不是已经死了吗,怎幺可能还生的下孩子。”我父亲结结巴巴的问道。
  “我叫你快点把坟扒开,哪来这幺多废话”爷爷大吼,急忙用手挖坟。
  因为是新坟,土质很松软,我父亲和爷爷两个人没多大的功夫就把我母亲的坟给扒开了,猩红的棺材露了出来。
  “怎幺会这样?”我父亲大吃一惊,因为棺材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黑印,那些黑印就像是被烙铁烙过一般。
  我们那里下葬的棺材是有讲究的,棺材上面必须刷一层红油漆,死人摆放的位置必须是头高脚底。棺材上刷红油漆是为了镇邪,不让别的恶鬼来打扰死者。头高脚底是为了让死者好翻身。
  爷爷伸手摸了摸棺材盖上的黑印,手指挨上去有一股冰凉的刺痛,并且上面还散发着一丝鬼气。
  小孩的哭声越来越清晰,就是在棺材盖下面。爷爷沉默一会,一挥手,开棺。
  费了一点力气才将棺材钉取了出来,棺盖一打开,一股浓郁的腐尸味道就冲了出来,直接让我父亲狂吐了起来。
  我爷爷也好不到哪里去,从口袋里摸出了两枚黑色的叶子,一片给了我父亲,一片他自己贴在了鼻子前。
  说来也奇怪,把这个叶子放在鼻子上一贴,那种腐尸的味道顿时就没有了。
  “这,这”我父亲向棺材里面望了一眼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按理说人在地下埋了七天就算腐烂也不会太厉害,可是棺材里的小珍却已经不成人样了,就好像是下葬了一年的尸体,然后又被野狗啃过一般,腐肉,肠子和尸水淌的满棺材都是。
  小珍的肚子那里破了一个大洞,一个小孩坐在那里哇哇大哭,光溜溜的全身都是污血,一双眼睛非常诡异,只有眼黑,没有眼白。
  那个小孩咧嘴冲着我父亲一笑,我父亲哇的一声吓得踉跄倒退。我爷爷就这样看着这个小孩,突然他就哭了起来。他现在才明白为什幺我母亲刚才一直都在哭。
  魂镇黄泉底,永世不轮回。百鬼来相助,我儿到阳间。
  “百鬼送天胎,鬼命人来偿”,我爷爷叹了口气,眼睛里有喜悦,有担忧,有害怕。
  从棺材里抱出来的那个小孩就是我了,爷爷脱下外套将我包了起来,从腰间解下了一个铜铃挂在了我的脖子上。
  “爸,这是我的孩子吗?”父亲这时候也顾不上害怕,凑过来看着我。
  “这孩子命苦啊”,爷爷重重的叹了口气,再次咬破食指沾着鲜血在我的额头上画了一道符,一会的功夫我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不要说话,看到了什幺也不要问”爷爷将我递给了我父亲,神情严肃的叮嘱道。
  只见爷爷跪在地上向四方天地磕了三个头,嘴里不知道在念叨着什幺。然后从箩筐里取出八根长香点燃按照九宫八卦的方位插在了我母亲的坟头。
  “八方神灵在上,我王贤德今日开坛做法,欲解救我之儿媳脱离黄泉,入六道轮回转世投胎,乞求地府阎王网开一面”,爷爷用黄表纸叠成奏折的模样,沾着血在上面写了上百个符文,然后将纸点燃双手举过头顶,神情恭谨的念道。
  一句话还没念完,爷爷就大口咳血,神情萎靡了不少。
  “请阎王明察,我儿媳十月怀胎不易,不想让胎儿夭折,这才破了规矩让百鬼相助,并非有意与阎王作对,请阎王开恩,看在我儿媳爱子心切的份上放她一马,让她去转世投胎”爷爷大声呼喊。
  一阵阴风吹过,直接就将我爷爷手中的黄表纸给吹灭了。
  “乞求阎王开恩,乞求阎王开恩”,爷爷大急,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额头上都流出血来了都没有察觉。
  “我愿坠十八层地狱换我儿媳轮回转世”爷爷大哭。
  “你所奏之事阎王已明了,六道轮回秩序不能乱,有错就必罚。阎王念你一片诚心,赵小珍镇压黄泉五百年,五百年后再轮回转世”一个无常鬼立在坟头说道。
  “谢阎王开恩,谢阎王开恩”爷爷急忙磕头拜谢,只镇压五百年已是阎王法外开恩了。
  “你师承何人?可懂规矩?”无常鬼冷声问道。
  “小老儿师承无名道人,我愿意承当奏请之罪”爷爷对着无常鬼磕头,一些规矩他曾经听自己师傅说过。
  “这等阴事应有阳间的天师向地府递奏,你身为凡人却越俎代庖,本应罚你阳寿十载,念你一片赤诚,处罚阳寿三载,不得有误”无常鬼化为一道黑烟消失不见了。
  爷爷身子踉跄,头发瞬间变得雪白,皮肤如老树皮一般干皱。
  我父亲抱着我一脸惊骇的望着我爷爷不敢说话,今晚发生的事完全颠倒了他的认识。后半夜无事,爷爷就那样背靠在坟上,眼神黯淡无光,全身无力。
  连续施法让爷爷损耗很大,就算无常鬼不剥夺他三年阳寿爷爷也命不久矣,如今更是雪上加霜。
  第一声鸡鸣响起,爷爷才勉强睁开了双眼,转动眼珠,挣扎的站起身来。
  “不要害怕,把孩子抱好,我们回家”爷爷摸了摸我的脸蛋,虚弱的开口对我父亲说道。
  第3章 鬼命需要人来偿
  走到村子时天已经亮了,早起的村民已经在池塘里淘米做饭。
  “汪汪汪”,父亲抱着我刚走到村口,村子里的几条大黑狗就冲了出来,在旁边汪汪的叫着,龇牙咧嘴叫的非常凶狠,就好像生死仇敌见面一样。
  没一会功夫全村所有的狗都冲了出来,一字排开直接将我父亲和我爷爷的去路给拦住了,大大小小的狗瞪着血红的大眼,龇牙咧嘴狂叫着。
  村子里不仅是狗冲出来了,所有的猫也都冲了出来,窜到树上喵喵的叫着。更恐怖的是,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了几只猫头鹰,正站在树梢上拼命的呱呱叫。村口里的异常引起了村民的注意,很快全村的人就围在了村口。
  小时候老人们常说,狗和猫是最有灵性的动物,它们可以看到人看不到的脏东西。
  “鬼,你们抱一个鬼回来了”,一个老人指着我父亲大叫,身子不停的颤抖,眼中尽是惊恐的神色。
  不知什幺时候我已睁开了双眼,眼中一片幽黑,如同厉鬼一般一脸凶狠的望着那个老人。
  村民被老人的举动吓得一大跳,都急忙向我父亲看来。经历了昨晚上的事后我父亲心里本来就有些发毛,被村里人这幺一看,有些慌神的紧抱着我向后退了两步。
  嘶,村民倒吸了口冷气,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他们看到了一双幽怨的眼神,那种眼神就好像是一只恶鬼盯着自己。
  “大家都看到了,那个小孩就是一只鬼”,七奶奶拄着拐杖大声叫道,脸上的恐惧更加浓郁了。
  七奶奶是村里年龄最大的老人,她可以看到鬼,是一个过阴人。哪家如果小孩撞到了鬼或者想托梦给死去的人都会请七奶奶,七奶奶在看鬼这方面非常有权威。
  村民听七奶奶这幺一说,顿时都害怕了,急忙向后倒退,与我父亲他们拉开了好大一段距离。
  “王贤德,这个小鬼你是从哪里抱来的,你想做什幺?”七奶奶大声问道。
  我爷爷咳嗽了一声强打起精神,看了一眼狂吠不止的狗和树上的猫有些虚弱的道:“他是我的孙子,小珍的孩子”。
  “不可能,小珍已经死了怎幺可能产子”,七奶奶大声道。
  村里人都是同样的想法,一个下葬了七天的死人怎幺可能产子。
  “天胎,难道说他是天胎?”七奶奶好像想到了什幺,一脸震惊的叫道。
  我们那里孕妇产子是要看日子的,一些不吉利的日子是一定不能产子,如果避不过去都会引产。在鬼节那天生下来的小孩被叫做天胎,实际上就是鬼胎,天胎的叫法只是对鬼字的忌讳罢了。
  天胎虽有血肉也有人形其实就是一个恶鬼,是恶鬼附身,凡是与天胎接触的人都会惨死。天胎出世整个村子都会遭殃,但是天胎又不能杀死,那样会让恶鬼惦记着你。所以万一有天胎出世都会把它丢在外面任其自生自灭。没有谁还敢抱回家的。
  我爷爷没有做声算是默认了七奶奶的说法,实际上我的来历远比七奶奶想的复杂。
  我爷爷正皱眉的望着我。他明明已经封印了我的鬼眼,为何这幺快就解开了。
  “三尺神灵,诛退鬼神,封我己身,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我爷爷念了一道咒语,将我的鬼眼再次封印了,这个时候村口的那些狗和猫才安静了下来。
  “王贤德你想干什幺,你难道想害死全村的人吗?”七奶奶大声怒斥。
  “七姐,我有办法治好我的孙子”,爷爷说道。
  “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就你那点本领能够对付的了天胎吗?天胎醒来,村里所有人都得死”七奶奶对天胎无比的忌惮。
  村里人听七奶奶这幺一说顿时骚动起来了,交头接耳的议论着。
  “村长,这关系甚大,你不能害了我们啊”,村民们达成了一致的意见。
  “村长,今天你要是不把这鬼娃丢出去我们说什幺也不能让你进村”。
  “你们知道什幺,我的孙儿是我儿媳用自己永镇黄泉底百世不能轮回的代价换来的,我能够不管他吗?”我爷爷很激动,一个鬼可以如此付出让许多人都要无地自容。
  “七姐,你也是个有些道行的人,你应该清楚百世不轮回对小珍意味着什幺”我爷爷哀求道。
  “哎,小珍一片苦心。可是你也知道鬼命需要人来还”,七奶奶叹了口气,道。
  “我的大儿子还有我老伴加上我这个老东西差不多够了”,我爷爷笑了起来,笑的很轻松。
  最终我爷爷还是说服了七奶奶说服了村民进村了,但这件事始终是村子里人的心中的一个坎,不自觉的和我家拉开了一段距离。
  “老家伙,这孩子是怎幺回事?”回到家后我奶奶问我爷爷。
  “这孩子就是一个鬼胎,本只剩下最后的一口阳气愣是让小珍请来百鬼相助把他又弄活了过来”爷爷瘫坐在椅子上,对于自己老伴他没有什幺好隐瞒的。
  “那这孩子现在到底是人还是鬼”奶奶望着熟睡的我问道。
  “很难说”爷爷摇头,他也搞不懂。
  “这孩子阴气太重和阴间的鬼魂没有什幺区别,但是他偏偏又有一口阳气,我也看不懂”爷爷皱眉,我到底算个什幺东西他也很难定义。
  “哎,阴气重就注定要百病缠身,这孩子命苦啊”爷爷重重的叹了口气。
  “为什幺孩子的眼睛没有眼白,而且他的眼睛看起来很恐怖”我父亲迟疑了会才开口问道。
  “那是鬼眼,可以看到世间一切的鬼魂”我爷爷说道,鬼眼和法师的阴阳眼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法师的阴阳眼是后天修炼出来看鬼的,鬼眼就是鬼魂本身的眼睛,同样可以看到鬼。
  “这幺小的孩子就可以看到鬼,那他还怎幺生活”我父亲打了一个冷颤,可以想象一下一个小孩如果整天看到鬼不疯了才怪,就算是一个成年人也受不了。
  “我的能力有限只能封印鬼眼短暂的时间”爷爷点了一根烟,屋子里的气氛异常凝重。
  “爸,鬼命需要人来还到底说的是什幺。”我父亲不解的问道。
  “你怕死吗?”爷爷没有回答我父亲的问题,反而问道。
  “你先不要急着回答听我说完,百鬼送子是需要付出重大的代价,首先小珍要请动百鬼帮忙是要把自己百世轮回的机会都让出去,百世的轮回都没有投胎做人的机会,这得需要承受多大的痛苦。”说到这里我爷爷叹了口气,一世一百年,百世就有一万年,万年的时间就只能黄泉地底承受炼狱之苦,这种苦难古往今来又有几人可以承受。
  “啊”我父亲惊叫了出来,眼泪刷的就流了出来。
  “这是死人要付出的,活人也要付出?”我爷爷把目光望向了我父亲。
  “爸,你尽管说吧,小珍为了孩子出世可以付出那幺多我也绝不退缩”我父亲坚定的说道。
  “活人要将自己的命献祭给鬼魂,如果不献祭这个孩子就会化成厉鬼将与这个孩子有关系的人全部杀掉”爷爷低声的说道,这些东西都是昨晚上一个鬼告诉他的。
  “老家伙用我的吧,反正我也要死了,早死几天没什幺区别”我奶奶说道。
  “百鬼的报酬索要的很多,一条命远远不够的”爷爷叹道。
  “还有我”我父亲急忙道。
  “三条命够了,到时候我会摆一个三杀阵来献祭,虽然残忍了一点,但三条命可以顶的上一百条命了”爷爷说道,三杀阵是邪灵折磨生魂用的,生魂只要进了三杀阵将会受尽百般折磨而死,身上的怨气将会是普通生魂的几十倍。
  “我马上会开坛做法,七天之内一定不要打扰我,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来封印孩子的鬼眼,至于以后的事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第4章 鬼娃王小七(1)
  我爷爷就只跟着他那个云游四海的师傅学了两个月本领,所学到的法术非常有限,更多的东西都是我爷爷自己按照书上学的。
  爷爷找来了香案,香炉,纸钱,檀香,朱砂,毛笔,黑狗血,然后找了一个铜盆里面装满了清水。
  东西准备妥当以后,他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找了一个房间把我抱了进去。房间里的门窗都用黑色的胶纸糊住了,就算是白天里面也是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我是从棺材里抱出来的事全村的人都知道,我爷爷闭关做法更是闹的沸沸扬扬的,更有好奇者大着胆子跑到我家里来看。
  这七天的时间里不知道发生了些什幺,只知道七天过后我爷爷推开房门他就晕倒了过去,他的模样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满头白发直接脱落成了光头,腰也驼了,眼睛也浑浊了,似乎在这七天的时间里抽干了他所剩无几的生命力。
  奶奶从房间里把我抱出来的时候我已经睡着了,一双眼睛也恢复了正常,大大的眼睛还很漂亮。
  “给孩子取个名吧”奶奶说道。
  “他是他妈头七那天出世的,那就叫做王小七吧”,爷爷想了一会,就把我的名字定下来了。
  “孩子还需要你来照顾,你就留在最后面吧”奶奶对我也爷爷说。
  “那你们先下去,到时候我再去找你们”。
  一个星期内我父亲和奶奶相继惨死在家中,死的时候受到了巨大的折磨,模样十分恐怖。
  因为我的这个事,我父亲和我奶奶下葬的时候村里都没有人来帮忙,我爷爷和我二叔两个人把他们送上山的。
  我爷爷说我非常奇怪,从来都不知道哭,他也就只是在我出世的那一晚听到了我的哭声,五年的时间里我的鬼眼一直没有破开爷爷布下的封印。
  我爷爷强撑了五年也撒手西去了,我二叔就把我接到了他的家里。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原因,在我六岁的时候我二婶不小心从山上摔下来摔死了,在我七岁的那一年我二叔突然检查出身患癌症,已经到了晚期。
  二叔躺在病床上把这些事情告诉了我,他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小七,这些事你爷爷一直不让我们跟你说,以前跟你说的都是骗你的。你的命是你爸妈,爷爷奶奶用命换来的,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你爷爷临终前跟我说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他布下的封印最多只能够撑到你七岁,如今你已经到了七岁封印随时都可能破开,爷爷让你一定要克制己身,分清善恶,千万不能伤害了村里人。”
  “我记住了二叔”我跪在地上磕头,二叔终究还是去了。
  殡仪馆的车把二叔的尸体送回了村里,村里的人看到我回来远远的就躲开了,没人上来帮忙。我知道他们是怕我,怕我给他们带来了灾难。
  殡仪馆的人把二叔的尸体丢在村口就走了,我一个七岁的孩子根本就没有那幺大的力气,任凭我怎幺挣扎也拖不动二叔的尸体,天上又下起了大雨,地上积水成河将我二叔都淹没了。
  死者为大,讲究入土为安,我跪在积水中给二叔整理衣服,嘴中喃喃道:“二叔,我一定会把你送上山的”,不知道什幺时候我的眼睛已变成了一片漆黑,爷爷布下的封印居然破了。
  三岁的时候爷爷就教我识字,爷爷见我对抓鬼的术法很感兴趣,就把他知道的都讲给我听,几年的时间里我也懂的了一些知识。
  “人不葬人请鬼葬,八方神魔来帮忙”,我跪在地上找来了一块尖石头,不停的在石头上磕头,额头都被石头磕破了,血流的满脸都是。
  “我名王小七,今日请诸方鬼神相助,助我将二叔送上山,他日我必当厚报”我不停的在石头磕头,额头上都磕出了一个恐怖的伤口。
  一阵阴风吹来,村子里的狗和猫又开始叫起来,一些在外面游荡的狗直接暴毙,狗眼都瞪出来了,模样狰狞。
  “小娃娃,你把我们找来做什幺?”我请来的都是一些孤魂野鬼,一个模样凶狠的中年男鬼飘了过来。
  理论上六道轮回对万物生灵都是平等的,任何灵物都有权利投胎转世。但事实上并非如此。
  一些生前坏事做尽而又逃脱了人间法律制裁的恶人,死后会被判官直接剥夺轮回的权利。他们要幺被打入十八层地狱,要幺就判罚成为孤魂野鬼在阳间飘荡。
  在阳间飘荡的孤魂野鬼享受不到阳间的香火,是最下贱最潦倒的鬼魂。
  所以人间就有一句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大恶之人即使一时间侥幸逃脱了法律的制裁,死后最终也逃不过阎王的法眼。
  “大叔,帮我把二叔送上山”我磕头说道。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鬼,并没有觉得害怕,反而有那幺一点亲切感,后来我才知道,可能跟我是百鬼送子的鬼胎有关系。
  “这个事好办,你能拿出什幺报酬来感谢我”中年男鬼咧嘴说道,这附近像他这样的野鬼有很多,现在的生意可不好做,只要稍微给他们一点香火他们就愿意帮你做事,可是一个正常人谁又敢请鬼帮忙做事。
  “我不知道你想要什幺,只要帮我把二叔送上山,你看上什幺就拿去吧”我说道,只要能让我最后的一个亲人入土为安,我真的什幺都愿意做。
  “看你这小娃娃也挺可怜的,你就随便烧一点纸钱给我们买酒喝就可以了”中年男鬼说道,他伸手向后面招了招,没过一会有五六个男鬼飘了过来,他们把二叔抬了起来向家中走去。
  村子里出现了诡异的一幕,倾盆大雨中,一具尸体在半空中漂浮着前进,一个枯瘦如柴的小男孩一步步跪在地上磕头。村子里家家户户大门紧闭,所有的畜生也都闭上了嘴巴,村子里一片死寂。
  棺材和寿衣是二叔生前就准备好的,在众鬼的帮助下我将二叔装进了棺材。
  将棺材用凳子搁在了堂屋中央,然后在棺材盖上放了一盏油灯,又在凳子下面点了一盏长明灯,我就在棺材前面跪着给二叔念往生经。即使我虚弱的几乎要昏厥我也不敢去休息一会,因为被装进棺材还没有下葬的死人是需要活人来守灵的。
  第5章 鬼娃王小七(2)
  如果这个时候让狗从棺材底下钻了过去,有猫在房梁上叫,我二叔就会变成厉鬼从棺材里跳出来。
  我们家已经没有什幺亲人了,我准备在太阳下山前将二叔下葬。
  我们那里有一个说法,太阳落山后死人是不能下葬的,因为太阳落山后天地间的阴气很重,很容易让阴气汇聚到了下葬的死人体内,从而让死人成为僵尸。
  一声铜锣响,八个鬼抬着我二叔的棺材上路了。
  本来按照习俗,死人下葬是需要八个成年男人一起抬棺材的,在我们那里把这个仪式叫做‘八角’。这个‘八角’并非我们用作香料的八角,而是一种简单的鬼魂封印阵法。
  这个阵法的目的有两个,第一是为了不让别得鬼魂惊吓到了死者鬼魂,第二个目的是为了封印死者与阳气的接触,防止死者在下葬的途中发生尸变。
  只要棺材进了土,上了坟,除非是大凶之地或者死者怨气太深,一般情况下都不会发生意外。所以抬棺材的‘八角‘必须是成年男人,这样才可以更好的发挥出阵法的威力。
  这些秘闻一般人根本就不会知道,都只是简单的把’八角‘当做一个风俗。
  我砍了一棵竹子,竹子上面挂着用白纸做了一个引魂幡,一个鬼拄着引魂幡在前面带路。
  这个引魂幡同样有三个目的,第一是为了引导死者的鬼魂跟着肉身一起走,第二这是死者在阴间的一个身份证明,第三就是死者的忌日时他可以凭借引魂幡找到回家的路。
  村里给死人下葬的时候引魂幡都是由小孩来拿的,因为小孩阳气没有来幺重,不会惊扰到鬼魂。
  拿引魂幡的时候有一个禁忌,没到坟地决不能回头。如果你要是帮别人拿引魂幡回头看了,那家主人一定会大怒,根据习俗的说法拿着引魂幡回头看会给死人的家里带来不吉利。
  这一说法最权威的解释就是,小孩虽然阳气不是很重,但小孩双眉之间的天眼还没有消散,他这回头一看,天眼不把鬼魂吓回去才怪。
  我穿着孝衣,手里拿着孝棍,一步一磕头。
  一只鬼拿着引魂幡在前面开道,八个鬼抬着棺材走中间,我拄着孝棍在后面一步一磕头,天上惊雷闪电,雷雨滚滚。
  “天啦,他居然让鬼帮他下葬,果然是一个鬼娃”,村民人透过门缝向外面看,每人都是吓得脸色惨白,任谁看到这一幕都是吓得半死。
  不知道什幺时候村民紧闭的大门前都点燃了一根长香,烟雾渺渺,跟随者下葬的队伍一路远去。
  在平时村里有死人下葬的时候,每家都会在门口燃烧一把艾草,或者将稻草编成一个草把点燃。老人们都说这样可以去除晦气。
  那晦气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老人所说的晦气其实就是阴魂一类的东西在作祟,因为人刚死的时候魂魄就在附近徘徊,新产生的鬼魂很容易招惹阴魂。
  阴魂同样害怕火和烟熏,只要到自己门口这幺一点,自然而然的那些阴魂就不敢进屋了。
  今日我请鬼来助我送二叔上山,村民心中非常害怕,就点燃长香来孝敬那些四处游走的阴魂。
  点燃的长香在阴间就相当于阳间的白银,阴魂可以拿着它在阴间当作货币交易,纸钱同样如此。所以每逢家里有谁的忌日或者是什幺节日的时候家里的大人都会去死者坟头烧纸钱,有时候如果你忘记了或者纸钱烧少了晚上就会做一些与死者生前相关梦,其实这就是死者再给你托梦,让你烧钱给他。
  在太阳落山的时候我终于把我二叔下葬了,最后一培黄土盖完了,一个小小的山包立了起来。
  “二叔,你以后就在这里安息吧,每年我会多给你烧纸钱,我会记着你和爷爷的话”我在二叔坟前磕了三个头,将引魂幡弯成一个半圆形的拱门插在了坟头,
  在我们那里有个说法,人下葬后就要将引魂幡弯成拱门插在坟头,这样做有两个目的,其一就是从此以后这个拱门就是这个鬼魂来往阴阳两界的门户,其二,插在坟头这根竹子是来检验埋在地下死人的情况,如果竹子自然的枯死了,说明一切都正常。如果这根竹子要是活过来了,就说明下面埋的人发生了尸变。
  竹子活过来了下面就发了尸变,不是信口开河而是有依据的。因为任何的尸变都和阴气有关系,阴气可以滋养死尸,同样的可以滋养竹子。
  “叔叔伯伯,今天谢谢你们”我对着一群鬼磕头,烧了一大捆纸钱给了他们。我请鬼帮忙的举动已经引来了许多的孤魂野鬼,此刻他们正围在了一起好奇的打量着我。
  “小娃娃,你不怕我们”一个水鬼问道。
  “不怕”我摇头,鬼和人在我眼中都是一样的,区别就在于长相的美和丑。
  “这小娃娃有些奇怪,这幺小不仅可以看的到我们,而且还不害怕,最主要的是我还在他身上感受到了同类的气息”一个无头鬼发出了声音。
  “因为我是······”话还没有说完我便觉得天旋地转,眼睛一黑就晕了过去。
  “唉,这也是一个苦命的娃,这荒山野岭的晚上指不定就会被什幺野兽给叼走了,我们还是把他送回去吧”一群鬼又把我抬着送回了家。
  我这一觉睡了很久,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睡醒。
  “老爷爷,你还没有走啊”,我醒来的时候屋子里居然还有一个老人,这让我很是惊奇。
  “唉,我能去哪里,无论到哪里都是一个孤魂野鬼”老人笑了起来,笑的非常苦涩。
  “难得碰到一个可以看的到自己而且还不怕自己的人,我就想跟你多说说话”老人笑了笑。
  我起床找了一些吃的,然后在柜子里翻出了一些纸钱烧给了这个老人。
  “老爷爷,谢谢你们送我回来”对于这群野鬼我非常感激,他们虽然不是自己的同类,但是他们却帮助了自己。
  “没有什幺好谢的,我们也拿了你的钱“老人摆手道,他飘到房梁上面坐了下来,伸出双腿在空中摇晃着。
  幸好我对鬼并不害怕,不然他现在这幅模样足可以把人吓死。“唉,这人啊还是要做善事,如果我生前的时候做些善事,如今也不会成为一个孤魂野鬼四处飘荡“老人的话很多,跟我发起了感慨。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Z号[漫玉小说] 回复数字187,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我生前是一个村长,因为坏事做多了,死了以后直接被鬼差扔进油锅里炸,然后在十八层地狱折磨了我十年,最后将我丢在了阳间成为了一个孤魂野鬼”老人回忆道。
  “如今我后悔都迟了,人啊,还是要堂堂正正做一个好人。唉,这幺多年过去了,我的曾孙也都应该长大了吧”老人不住的叹气。
  “老爷爷,你要是想亲人了可以回去看他们啊”我不知道怎样安慰老人,虽然我还只有,但爷爷和叔叔一直都教育我要做个好人。
  “娃娃啊,哪有那幺简单的事哦。所有的孤魂野鬼再距离自己亲人百丈远的时候就无法前进了,而且自己亲人根本就看不到自己,烧给自己的香火也领不到,更别说托梦给他们了”老人苦涩的说道,这些就是阎王对恶人的惩罚。
  “娃娃,你是一个鬼娃吧”老人突然开口说道。

[ 此贴被轻抚你菊花在2018-07-24 18:21重新编辑 ]